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民国】催雪 12

十二

金门饭店的竞菜活动一直都是上海滩边经久不衰的一项活动,向来吸引各界名流前来参与。竞菜一共分两个环节,一是饭店大掌柜将今日参与竞价的菜品摆出,将其来历名称一一介绍给众人;二是由参与众人开始竞价,最终争得头魁者可将这道菜带下去品尝。说起来,倒是和古董店中竞价拍卖差不多,只是他家卖的是菜品罢了。

传说为每月这个竞菜做菜的师傅家中数上去,原三代都是宫中御厨,只如今清政府倒台,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做菜,将菜品发扬光大,便受了金门饭店的邀请,来到这里继续研究菜品。

吴邪喝着伙计端上来的雨前龙井,随手吃着桌上精致小巧的江浙点心,听着王盟出去打听回来的消息,心中也是有了一番计较。

“既如此,我们便坐下来安静看一场竞菜吧,想必也是十分精彩。”

王盟听他这么说,略觉诧异地扬了下眉毛问道,“老板不先去找张军长吗?”

吴邪没有回答他,只拖着腮望着楼下准备开始的竞菜活动发呆。其实他不是不愿去找那人,只是觉得只有自己存着这样的心思略显尴尬。自己来上海本是为了办正事,如今心中却大半想着那个人,听得他前来参加竞菜,自己也颠颠儿地跑了来。可那人却对此事毫不知情,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现场,只继续风花雪月,赏酒品菜,想到这些,吴邪就觉得心中烦躁,原本计划一进门就去找张起灵的心情也被他自己打得七零八落,再也提不起一分来。

这些心思千回百转,扰得吴邪只觉得心口添堵,却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只得越发沉默。不过还好竞菜已经开始,所以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招呼了王盟坐下,两人一起看个热闹。

随着“铛铛铛铛——”一阵锣响,全场安静了下来,只见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子走上台去。她梳两条麻花小辫儿,俏生生立在台上,眼中光华流转,一颦一笑间竟也有一股无穷无尽的风情。她上得台前,先是对着全场福了福身道了声好,然后介绍起了金门饭店的竞菜传统和规则,最后念了几句好话,求得这次的活动能够圆满成功,便站到了一旁,只叫伙计将第一件菜品摆上台子来。

青花瓷的碟子,四周嵌着金丝,中间深灰色的肉块被均匀的堆成石头山的模样,一个妆容精致的面人女子靠在上面,手中一把白色的萝卜竖琴在她手中闪着辉光。她侧头靠在竖琴上,微微闭着眼,仿佛和天地融在了一起。

那女子重新走回台前,指着这道菜品笑道,“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弹著相思曲,弦肠一时断。这首李冶的《相思怨》如今想来,却是与面前的这道象拔虞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诸位且看,这道菜的精妙之处在于这位女子身后的石头山上,这座石头山本身乃八珍之一的象鼻制成,入口细腻润滑,却是一座不可多得的金山。却不知这座金山今晚何其有幸,能落入哪位客人的眼中。”她抬了抬手,吴邪立刻觉得有人敲响了雅间的门,他应了一声,便见有伙计拖着一个紫檀木的托盘走了进来,拿托盘上面放着一只玉铃铛。那玉铃铛看起来极为精致,上面细小雕花无数。

吴邪虽是做杀手生意的人,面子上却也是做古董的,对这些也略同八九,当下细看这铃铛,只觉得华贵非常,不是一般凡品。他抬头笑问道,“在下初次前来,还望伙计解释解释,这铃铛又是何意?”

那伙计连忙躬身道,“爷您说笑了,这玉铃铛就是个竞价用的物什,您要是对哪道菜品有意,就摇上一摇即可。每个参与竞价的客人都会配一只的。”

吴邪点点头,打赏了伙计,便让他下去了。

他转过头来,发现楼下的竞价已经到了三百大洋(1)。他扫了一眼,知道这道菜的价钱还未提上来,毕竟二楼这一圈儿可都还没动弹呢,现下只不过是在抬价罢了。便也不再说话,只坐了看戏。

忽然,他见一个伙计跑上台去,在那穿旗袍的女子耳边说了几句,那女子脸色一变,当即朝后台再次挥了挥手,只见酒店大掌柜从后面走出来,手里还小心翼翼地托着一个托盘。

这个托盘和吴邪之前见过的放玉铃铛的托盘并不一样。这个托盘并不是瓷的,它本身就是玉的,还是上好的昆仑玉。吴邪细细看去,只见清澈剔透的昆仑玉盘上面放着一盏小小的灯笼。那灯笼只有小西瓜大小,红木做的雕花边框,上面蒙着一层青布,使得整盏灯看起来既温和又迷离,透出一种从内散发的雍容。

这盏灯一出来,原本骚动的现场顷刻间完全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屏着气伸着脖子,直瞅着这盏灯要往哪里送。

吴邪虽不太懂这是要干什么,但也知是有大事要发生了。便也不动声色地继续看着。

只见大掌柜将盘子交给了一个站在厅内柱子旁的伙计,那伙计立刻接了过来,单手端在手中,另一只手扯了旁边一条系在柱子上的绸缎带子,右脚用力一蹬,竟就这么带着盘子稳稳地飞了起来!只见他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又踩着绸缎带子借了几下力,然后一躬身,便用不托盘子的那只手攀上了二楼一处雅间外缘的栏杆,他小心翼翼地将那盏灯连着托盘放在了雅间名字下面的一个架子上,重新松了口气,飞身下来。

他这一落地,全场便响起了一片哗然声,接着更大的掌声和叫好声从饭店的四面八方响起,简直要将饭店的顶都掀了去。

王盟看了看吴邪略带好奇的眼神,当下便凑上去说了自己刚才打听来的消息,“老板,听说这叫做点天灯。点了天灯的人是要告诉场子里所有的人,无论这一轮卖的什么菜品,无论最后拍到多少钱,掌灯的都自动加钱,就是这道菜他要定了。听说今日点灯的是个大人物,想拿今日的菜品讨四马路会乐里(2)的衣梦姑娘的欢心。”

说罢王盟就等着老板继续发问。自家老板他是清楚的,遇见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必定会一究再究,一问再问,摆明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可这次,他却并没有等到老板说话。

王盟奇怪,正想抬头看看吴邪,就听见一声懒懒地“哦?”从那人唇边逸出。他正襟危坐地斜着眼角看了看自家老板,只见他依旧是如常的样子,只唇畔的笑愈加浓重。

王盟搓了搓脸颊,只觉得周身泛起一阵冷意。这春暖花开的好时节,怎么感觉更加冷了呢…?

他却不知道,在那盏灯晃过门牌的一刹那,自家老板眼睁睁地看着那门牌上刻着三个楷体大字——“卉木亭”。

天杀的张起灵!你居然敢背着小爷找小姐!

 

注释:

(1)三百两:关于民国时候的银钱,其实十分混乱。不过当时最通用的还是银元和铜钱。所以这个时候我们也不要管其他的了,下文统一以这两种作为货币单位。

(2)四马路,会乐里:老上海有个四马路,现在改名叫福州路。旧时代那儿集中了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开明书店、时报、华美报馆一些新闻出版业,自然就有许多的文化人。那儿也还有药店、旅社、澡堂、戏院。但更多的是妓馆青楼,会乐里就是最大最有名气的一家。

【喵的废话:这段本来我是想用新月饭店和点天灯来过剧情的,但是发现让吴邪和小哥为了增加一下感情,在兵荒马乱里穿越大半个中国显然是不合适的。而且《催雪》的整部剧情基本都是在南方,所以就选择了上海的一家老饭店,然后将点天灯改了改…嗯,大家就凑合着看吧~】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