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现代】朝暮04(修订版)

第四章

想到这里,张起灵打开手机,按亮屏幕。

屏保是一张合照,是那天之后第二天早上吴邪拍的。其实准确来说并不算合照,因为张总监在里面还在睡觉装大爷。

屏幕里,吴邪一手虚虚揽着张起灵的肩,探头探脑地对着镜头呲牙咧嘴。

他还记得吴邪把这张照片一脸郑重交到他手里时说:“小哥,以后别人看到这个一定会以为是我攻你的!你可不能反驳!”

张起灵看看手机里面满身青青紫紫的吴邪,又看看面前呲牙咧嘴扶着腰的吴邪,还是决定不戳穿他了,默默地点了点头。

门被随意地敲了敲,黑眼镜招呼也不打一声随意地走了进来。

“哟,哑巴。和霍家谈判的时间到了。”

张起灵看了看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再怎么想回家见吴邪,可眼前还有一个大麻烦要解决。

霍玲坐在咖啡厅的VIP专座上面出神的望着慢慢暗下的天色和渐次而亮的灯火。

她今天特意换了一条最喜欢的prada黑色V领露背长裙,亚麻色的大波浪随意披散在肩上,细腻的妆容在昏暗的暖色调灯光下变得妖艳而暧昧。

她坐在那里,就像凝滞了时光。

霍玲勾起完美的笑容,礼貌地拒绝了不知道第几个来搭讪的男人。她端起酒杯抿了口杯中的红酒,轻轻呼了口气。

她其实已经坐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了,即使良好家教如她也不免有些焦躁和厌烦。她不是不知道今天等的人对她的冷淡和疏离,但她就是放不下。

应该说,从她见到张起灵的第一天开始,眼中,心中,便再也放不下其他男人。

她还记得他们初见的酒会。那个男人由她的上司引着向她走来。他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步伐不急不缓,眉眼间都是淡淡的气息,在这个衣香鬓影的酒会中,兀自生出一种细致的清冷安然。

而当他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和她相握,用寡淡的嗓音不带任何谄媚阿谀地吐出“你好。”时,霍玲知道,她要沦陷了。

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握着她的手,一瞬间她以为他们就要这么奔向地老天荒。

酒会之后的日子,她不是没有试过接近他,引起他的注意,她自信还没有男人能逃出她的掌握。可无论是正事还是偶遇,无论是清丽素颜还是浓妆艳抹,那个男人总是那么面无表情,除了公司事务之外和她说的永远只有“你好 。”“再见。”她曾不止一次的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入得了他的法眼?!可是她觉得或许自己永远也找不到答案。

霍玲盯着玻璃窗上映出的张起灵终于出现的身影,淡淡地想,可是她还不想放弃。这样的人,要她怎么才能放弃?!

“久等了。”

“呵呵,这次总算不是用‘你好’跟我开头了。”

张起灵看了一眼对面妆容精致的女子,皱了皱眉,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出神地盯着窗外繁盛的霓虹夜景。

霍玲望着那个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神也不愿放在她身上的男人,苦笑了一下继续道:“张总监,我们来谈谈关于D&M和霍氏集团的合作问题吧。关于利润问题,之前我和董事讨论过了,我们坚持只能再让5%,毕竟这是单上亿的生意,5%已经是我们的底线,请你也要理解我们。”

张起灵看着霍玲重新变得精明的双眼点了点头。这是他还愿意跟她合作的原因。无论有什么私人牵扯,她总是能在谈到生意的时候恢复精明和强干。

“吴邪哥哥,听说你家张总监今日要去见你情敌啊!你紧张吗?”

吴邪白了一眼又来他们普外偷懒的霍秀秀,无奈道:“秀秀,你作为内科中流砥柱他媳妇儿,天天跑来我们普外偷懒,你们中流砥柱刘主治紧张吗?”

霍秀秀瞄上同科室的刘医生已经是医院里面人尽皆知的事了。刘医生是上个月调到他们医院里来的,在美国留学了7年,念到博士回来了。人长得帅,和吴邪私底下被人并称医院两大院草。

谢雨臣不一样,他不是医院的,只是医院院长家属。他其实在倒腾古董生意,如今拍卖行都开了3家了,那才是真心的高富帅!

咳咳,扯远了。

总之,刘医生对秀秀好像也有点意思。现在是郎有情妾有意,就差那一层窗户纸没捅破了。

“那不一样!”霍秀秀理直气壮地回答!

“怎么不一样?”吴邪好笑地瞥了一眼炸毛的秀秀:“小心我告诉你未来老公Dr刘,看看到时候谁紧张!”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嘛!吴邪哥哥你就别笑我了,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呢!”

吴邪看着有些脸红的霍秀秀,有些感慨道有了喜欢的人就是不一样!原来的女汉子也能变成小文静,不声不响还带脸红的,说出去谁信啊!

“唉,说真的啊。吴邪哥哥你真不紧张?毕竟还是情敌什么的…”

吴邪笑着摇摇头,说了句丫头天天想什么呢,就被冲进门的王盟打断了。

“主治!刚送来了一个车祸,颅内大出血,情况很危急!主任让你快去!”

吴邪点点头,接过王盟递上来的检查报告,快速朝门外走去,边走还便不忘嘱咐霍秀秀快回内科通知刘医生,说搞不好要会诊。

王盟则苦哈哈地跟在他后面念叨着因为加急手术而吃不到的宫保鸡丁。直到吴邪好笑的拍拍他肩膀,郑重许诺周末请他吃大餐才算心满意足。

会谈结束的时候,张起灵接到了吴邪的电话。

“小哥,今天送来个加急手术,估计要挺晚的了。今晚就不回去吃了,你记得吃东西,然后晚上早点睡别熬夜知道吗!唉!”

“嗯。”张起灵应了一声,想了想又安慰吴邪道:“没事,好好做手术。要我接你吗?”

“不用了小哥。我这儿没点儿呢,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自己弄完开车回去就行。”

“嗯。路上小心。”

霍玲不动声色地看着对面的张起灵。自从那个男人接了电话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明明还是那么清冷寡淡面无表情,可她愣是从其中看出了一丝淡淡地温柔清雅。

“…女朋友?”

张起灵歪头想了几秒,答道:“男朋友。”

“……是吗…”

霍玲承认,那个瞬间,她嫉妒的发疯!

原来那个男人也是会温柔待人,也是会用一种夹杂关怀的语气问‘要我接你吗’,也会在谈起一个人的时候眼角眉梢尽是柔和的色彩。

只是,那个人,不是自己。。甚至不是女人!

张起灵不再说什么,他站起身对着脸色阴晴不定的霍玲点点头,道了声再见,便抬腿向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

“接他回家。”

“他不是不让你去吗?你就这么急着往上贴?!”霍玲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她只是本能的用刻薄的话语来刺激面前的男人,不知道是在嫉妒还是只是为了维护自己在他面前可怜的自尊。她已经做好准备迎接男人可能难得爆发的怒火。

张起灵并没有因为霍玲的话多做任何停留,甚至没有转身看她一眼。他的步伐依旧轻缓,背对着她边走边抛下一句话。

他说,“天冷了,我接他回家。”

霍玲瘫坐在椅子上。她看着那个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如同看到他渐渐走出了他们从来不曾交织过的生命。

吴邪下了手术台走出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他呼出一口冰冷的空气,让身边的王盟快去休息。然后便摘了手套,仗着现在凌晨没人,他也懒得再换衣服,只穿着染血的手术服疲惫地向办公室走去。连续10个小时的抢救让他现在双眼有些模糊。可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那个心心念念的男人正靠着他办公室的门发呆。

走廊里面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人,张起灵静静靠在吴邪办公室的门上出神地望着天花板发呆。深秋的夜晚,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清瘦的线条尽显无遗。

“小哥?”吴邪怔了怔,叹了口气跑过去拉住男人冰凉的手:“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知道到几点让你先回去吗。又站的久了吧手这么凉?怎么不进去等?”

“吴邪。”张起灵看着握住他的手一个劲儿揉搓的吴邪轻轻道:“我来接你回家。”

吴邪只觉得心里一热。他如今还穿着没来得及换下的被血染得快看不出颜色的手术服,口罩帽子都还戴在脸上,整个儿一落魄青年的样儿。可他并不在乎。只见他一把将口罩取下来丢在地上,便整个人往张起灵怀里挤,把满身的血大刺刺地蹭到他家男人名贵低调的阿玛尼衬衫上。

张起灵也不介意,两只手一圈环上吴邪的腰身紧紧揽住。他听到怀中人在他肩头蹭了蹭,含糊不清地说道:“小哥,我们回家。”

张起灵笑了笑。

“吴邪,你洗衣服。”他说。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