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现代】朝暮02(修订版)

第二章

当然,当第二天吴邪一手拎着叠厚厚的病例一手扶着腰走在医院宽敞明亮的走廊上,用一种扭曲的淡定接受来来往往医生病人暧昧调笑的眼光时,心里对昨晚的始作俑者只剩下满满的吐槽和白眼。

妈的!张起灵!让你不知道节制!妈的!你今晚休想再碰小爷!死闷油瓶子!

“吴邪哥哥,看来昨晚过的不错啊!”

吴邪从腹诽自家闷油瓶子的快感中抬起头,便看到霍秀秀抱着一打病历本拦在他面前,眯起眼睛笑的无比YD。

还让小爷被霍秀秀这超级腐女抓住把柄!张起灵你罪加一等!

又在心里对那男人狠狠翻了个白眼,吴邪才抬起头对着面前的霍秀秀笑笑:“秀秀,早啊。”

“不早了,这都快10点了。你又迟到了吴邪哥哥。快点让你家张帅哥节制一点吧。你没发现每次主任见到你都是一脸欲哭无泪欲言又止的表情吗!他今儿早上已经去测了三次血压了。”

吴邪当然懂霍秀秀的意思。张起灵原本的头衔是一家大型跨国公司中国区的执行总监。但他去年私人入股了吴邪所在的医院,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股东。他本来就志不在此,入股最开始只是单纯觉得这样吴邪在医院会轻松一点。当然,后来他发现了新的作用,比如说他现在完全可以在晚上尽情享受,而不用担心吴邪早上迟到被骂或者扣工资从而影响他下一晚的享受。

“你知道,这种事不是我说的算的。”吴邪耸耸肩,满不在乎地回答:“他要是真想身体健康,肯定要自己去找张起灵啊。”然后便在秀秀碎碎念的“吴邪哥哥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啊!你原来被调戏从来都只有脸红的份儿啊!这么没节操不像你啊!”中,从容地走进了办公室。

开玩笑!你去跟张起灵那闷骚呆一起试试,一个月就让你快速练成什么是淡定版厚颜无耻!

吴邪走进普外自己的办公室,助手王盟早就到了,看到吴邪进来,连忙把刚刚整理好的病例递给吴邪,又端了一杯茶给他。然后接过吴邪手中刚刚查完的那一叠,坐下来检查归类。

吴邪看着今天难得有眼色的小助手,一屁股坐在王盟准备好的软垫上,抬手在他头上胡乱揉了一把,挑眉道:“怎么,小萌子!你这又是犯什么事儿了?从实招来!”

“回娘娘!无事!只是今儿早上收到皇上电话一发,说昨晚令娘娘劳累了,便通知微臣今天照顾好娘娘!”

吴邪呷了一口茶,淡淡道:“小萌子辛苦了!本宫今日一定回去给皇上念你的好,就赏你个八十大板吧。”

王盟一下子将手中的病例放下,双手学着古代人那样用力拂了拂衣袖,大声喊道:“娘娘息怒!微臣罪该万死!还请娘娘饶微臣一命!微臣上有老下有小……”

吴邪瞪了过来:“我怎么不知道你下还有小?几时怀上的?怎不上报朝廷!想超生还是怎么的!”

王盟百口莫辩。

吴邪单手撑住头,抬起另一只手随意挥了挥,道:“本宫乏了,跪安吧。今晚来领罚。”

王盟跪安道:“喳——”

然后他抱着病例退到门口,转过头对坐在桌边的吴邪道:“娘娘,今晚想吃宫保鸡丁!你早点做好,我们也好吃完把桌子腾给你们情趣一下!”说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闪到门外。

“彭!”的一声,是书砸到门上的声音。王盟拍拍心口心有余悸地嘟囔道:“好险好险!下次再也不说小九爷教的话了。”

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只有空调轻微的响声。吴邪坐在里面认真地看着病例。他看了一会儿,手机突然在桌子上震了震。拿起来一划,某人的电话便进来了。

“小哥,怎么了?”

“还好吗?”

“啊?我?那个…马马虎虎吧。”

“嗯。照顾好自己。”

男人低沉清冷的嗓音响在耳畔,吴邪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他抱着他轻声低语的样子。他的脸红了红,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小…小哥,王盟刚才又喊我娘娘了!他娘的!别被小爷逮到!不然直接就地正法!”

“嗯。”

“小哥,你还记得那个舞台剧吗?”

“记得。”

“哈哈,我也记得。那可是小爷我惟一一次穿女装啊!妈的!耻辱!”

“吴邪。”

“怎么了?”

“不要骂人。”

“哪有?!小爷我才没有骂人!谁听到了?!”

“……晚上吃什么?”

“额,喊了王盟他们加班之后到家里吃。今天加班不算晚,大概7点左右就结束了。”

“嗯,我去买菜。”

“好!小哥,王盟要吃宫保鸡丁,你记得买点鸡丁回来。等我回去就做。”

“嗯。”

张起灵静静地挂了电话。他修长的手指在黑色的手机上轻轻摩挲,阳光自30层的窗口倾泻而下,映着他线条分明的侧脸竟生出几分淡淡的温柔。

舞台剧啊,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也多亏了那个,他和吴邪才会在一起。

那是他们前年春节时候的事了。

前年春节的新年晚会,医院高层规定每个科室都要出一个节目。吴邪他们普外在超级腐女阿宁的带领下居然出了个穿越舞台剧。

而吴邪等到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阿宁钦点的正宫穿越娘娘了。

“阿宁!你不能这样!”吴邪瞪着眼睛看着对面慢条斯理吃午餐的阿宁。

“哎呀哎呀,放轻松嘛super吴!你可是咱们医院第一刀啊!你不出马谁出马!”

“可是我也不能演女的啊!小爷也是咱们医院第一纯爷们儿!”

“就你?!咱们医院第一受还差不多。”阿宁嗤笑一声,一刀见血地补充道:“别的不说,就说你和那个院长的公子谢雨臣,你以为咱们院的淑女们会看不出来?!”

“第一,我和小花二十多年的感情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第二,我们院没有淑女!!!”

“哎呀,super吴不要激动啊!放心,这次是正好给你一个证明自己和谢大少清白的机会。”

“…怎么说?”

“这次你的攻,啊呸!你的皇上,我们都帮你找好了,绝对和谢大少没有关系!对你好吧!”

吴邪看着一脸‘不用感谢我,请叫我雷锋!’表情的阿宁,除了掩面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动作了。

而阿宁看着掩面喊苍天的吴邪,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怜悯地下了最后通牒:“周末见,super吴!”

美丽的周末清晨,吴邪怀揣着一万个不情愿在阿宁的连环夺命call中赶往聚集地——医院附近阿宁男朋友开的一家咖啡厅。

安宁。

吴邪站在咖啡厅前面默默在心中念着它的名字。

他还记得当初阿宁的男朋友介绍这里时,是这样说的。

安放阿宁,一世安宁。

他还记得那时阿宁男友嘴角淡淡地笑容,还有阿宁眼中温和柔美的光。

真好。他想,阿宁可以找到一辈子的幸福。

“小吴来啦!他们都在里面了,念了你好久了!”阿宁的男朋友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外望着招牌发呆的吴邪,便对他笑了笑,招呼道。

“哈哈,他们请我演戏还不发工资,再不允许我耍耍大牌这日子就没法过了!”吴邪眨眨眼睛,笑着回道。

说罢,便打了招呼,进到内厅去了。

吴邪刚刚推开门走进去,便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哟!我们清新脱俗小郎君吴天真终于到了!大家举拖鞋欢迎!”

“死胖子,我看是小爷几天没虐你,你皮又痒了吧!”吴邪头也不抬地顺口反驳道,说完他才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猛地抬起头,指着胖子道:“你…你你怎么在这?!”

如果胖子在这的话,那……

他转过头,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那个修长身影倚窗而站。

“吴邪。”张起灵喊他。

他清俊的面庞一瞬间在阳光下清晰,立体深邃的五官也在同时染上些许温暖。微长的刘海遮住眼睛,但并不妨碍他用一种沉静清澈的目光凝视着面前瞪大眼睛,嘴唇微张的人。

“小…小哥。好久不见。”

吴邪觉得他整个脑袋在一瞬间乱掉了。他微低下眼帘,遮住有些慌乱的神情。

索性胖子不给他慌乱的时间,直接戳穿了他:“天真,你怎么一见小哥就一副小媳妇儿样?刚跟我说话那二五八万的拽样哪去了!咱都是宁姐请来的强力外援怎么到你这儿差别这么大?!我可告诉你啊,胖爷也就是撸啊撸让让你,有本事咱们这里来一场,让你知道知道胖爷多年的泰山压顶不是白练的 !”

“哟,胖子。你想泰山压顶贵妃娘娘,问过我们皇上了吗!小心皇上龙颜大怒,一刀削死你!”霍秀秀站起来笑着接道,然后向前走了两步迎吴邪进门:“吴邪哥哥,你快进来!既然你认识你家攻,啊呸!皇上!那就太好了!不过你们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啊,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嘛,连我都不知道!”

“霍秀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口误的!”吴邪抬脚走了过来,边走还便和秀秀拌嘴:“我可告诉你,小爷跟你二十多年交情可以不管你,可是你小心小哥一刀削了你那头电的像菊花似的红毛!”

这边霍秀秀还没发话,那边传来一声憋不住的笑:“扑——!哑巴,这是你从哪儿找来的小白脸?怪不得你答应阿宁来参加什么舞台剧,没想到…”

“你才是小白脸!你全家都是小白脸!再说了,要是真有小白脸,那也应该是小哥是小…唔!”没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的话忽然就停了下啦,吴邪捂着嘴在心底骂了自己两句“让你嘴快”,然后低着头拿眼角瞟了瞟眼前依旧面无表情的张起灵。

“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有人敢说哑巴是小白脸!哈哈哈!同志,我很看好你哟!”

吴邪看了看旁边拿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大白天在室内还戴着副墨镜,笑的一脸猥琐的奇怪的人,又看了看面前还是面无表情的张起灵,果断扒拉下搭着自己的爪子,朝张起灵这边移了移,对着一脸猥琐的怪人摆嫌弃脸:“谁啊你是?什么同志,谁和你是同志?!和你很熟吗?”

“哈哈,你可以叫我黑瞎子。你虽说现在不是我的同志,但你是哑巴的同志,哑巴的同志那就是…哑巴的同志!”黑瞎子往旁边靠了靠,嘴里却不死心地嘟囔道:“我说哑巴你至于吗?我不就是跟你家小可爱说说话…”

“谁是小可爱?!你说清楚!!!”愤怒的吴邪愤怒地对着黑瞎子吼道,完全忘记他前面所说的‘哑巴家的’的光荣称号。

“好了好了,我们进入正题吧。”阿宁帮着男朋友端了咖啡走进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嗯哼嗯哼…认识的,但我也还是要正式介绍一下。Super吴,这边三位是我们这次的强力外援,D&M公司的中国区执行总监张起灵,执行副总监黑瞎子还有人事部总监王胖子。各位,这是我们医院普外的第一刀吴邪,他签了字的手术单还没有完不成的!人送外号super吴。当然,也是我们这次的女主角。哎呀,super吴别瞪我嘛,这是这次的剧本,你们都先看看吧。”说完示意霍秀秀将桌边的剧本发下去,然后继续道:“这次的角色安排写在第一页,你们看看都明白了吗。”

演员表。

轩辕麟(皇上)——张起灵

曦川(穿越来的贵妃娘娘)——吴邪

齐萧然(禁军统领)——黑瞎子

王公公(大内总管)——王胖子

大臣——王盟

宁妃娘娘——阿宁

旁白——霍秀秀

……

“阿喂!曦川是什么东西?!为毛会有这么难听的名字?!”吴邪看着剧本就开始吐槽:“阿宁,你以为你把若曦和晴川拼在一起我就不认识了吗?!”

“……是谁跟我说super吴好骗的,说他给根糖就跟着走的是谁?!”

“操!”

“哎呀super吴别生气嘛!你看看我也牺牲了啊,都演坏人了不是。”阿宁顺毛道。

“你妹!你还好意思说,你这集万千狗血于一身的剧情是怎么回事?!”吴邪斜着眼睛翻剧本,对整部不是误会就是陷害的剧情深深叹气:“还穿越到狩猎场上被皇帝一箭射中,你以为你在拍还X格格吗?!”

“super吴说那么多干嘛,你以为你可以不拍吗?!”阿宁双手叉腰,女王范儿尽显:“快来对戏。”

苦逼吴医生直想反抗,奈何被人家捏着工资小命,只得耸拉着脑袋跟在女王后面。

要说吴邪从小跟中戏毕业的解雨臣混在一起,那拍戏的功夫没有精湛了得但最起码还是过得去的,所以第一场他自己被车撞然后穿越的戏演的还是挺好的,但是坏就坏在第二场上面。

第二场是要他饰演的曦川和张起灵饰演的轩辕麟在狩猎场上相遇,然后他被一箭射中,就被误认为是敌国奸细带回了宫。

虽然这场没有几句台词,两人也没有直接的对话,但是吴邪只要一看到对面男人那双亘古无波的漆黑双眸,便脑子一乱,什么台词也想不起来了。

旁白:曦川躺在地上,面前出现了一双银色雕花的战靴。她微微抬起头,便看到了男人下巴冷峻的线条。失血过多让她眼前一片漆黑,她只是凭着本能抓住男人长衫战甲的下摆。

“呃……”

“NG!吴邪哥哥!”霍秀秀无奈地放下剧本,皱眉道:“第7次了,你那句‘救我…请救救我’我都会说了。”

“额,秀秀,抱歉。”

“天真,你休息一下吧。可能是台词太多一时想不起来。”胖子在一边救场道:“先看我们排下面的哈!”

“…好,抱歉。”吴邪其实挺内疚的,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舞台剧,接它也是无奈之举,但他是个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好的人,如今因为他一个人拖了全组的进度,到底还是有些沮丧的。

其实说到底,都还是那个闷油瓶子张起灵的错!干嘛要长一双那样的眼睛,还要拿来看小爷!吴邪呆坐在沙发上腹诽着,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强词夺理。

突然掌心一暖,一杯热茶被塞进手中。吴邪抬起头,发现刚才还被自己腹诽的人正坐在身边,拿那一双被自己吐槽了无数遍的眼睛淡淡地看着他。

一瞬间,吴邪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小…小哥。”他低下头,遮住自己有些慌乱的神情。

“吴邪。”男人清冷的嗓音响在耳畔,带着点点连本人也没有察觉的温和清雅:“不要紧张。”

张起灵转过头,看着坐在身旁的男人。他栗色的头发在冬日的阳光里微微闪着光,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一句话。

这一刻,张起灵突然发现,他和他离得是如此之近,近到他连他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心底突然涌出了一股冲动。

张起灵微微前倾了身体,将手摁在那颗毛绒绒的栗色脑袋上,说道:“我在。”

吴邪。我在。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杯热茶的功效,后面的排练变得顺利了许多。转眼之间便到了医院的新年晚会了。

“准备好了没有!好了没有!下一个就是我们了。”阿宁站在化妆间门口催促道。

“好了好了。这边皇上的已经搞定了。小哥好帅!!!”霍秀秀一边领着张起灵走到门口,一边兀自星星眼:“这绝对是绝世好攻啊!吴邪哥哥赚死了!”

阿宁扫了两眼眼前一身龙纹战甲,丰神俊逸的张起灵,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不错,不错。”

话音刚落,便听见身后房间的门“咔嗒”一声打开了。

“…阿宁…这…这真的可以吗…”

吴邪从她身后的那间房里面小心地挪出来,一抬头就看见门口三个人的目光。

“小哥!你好帅!”

张起灵看着面前望着自己眼神发亮的吴邪,哭笑不得。

“你也是。”

“唉…唉?!”吴邪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也是古装扮相,还是女子的长裙装束,脸瞬间变得通红,他怯懦道:“小哥,你就别取笑我了。”

“没有。”

“唉?”

张起灵看着面前和他对望的吴邪,看着他眼中藏着的一抹羞怯疑问,看着他瞳孔深处熠熠生辉的流光,他突然很想对他说出心中的话。

“吴邪,你很好。”

吴邪,你一直都很好。努力,善良,坚强,闪闪发光。所以,不必拘谨,不必彷徨。不要怕,无论前方有什么,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

整部舞台剧演的格外顺利。满座掌声不断昭示着他们在晚会上的第一。当然,依照Dr吴状况百出的体质,还是出了一点小问题的。

其实不只是他,而是他和张起灵两个人。而且这问题放在他们身上或许并不小。

那就是整部剧的最后一幕。

在舞台剧中,吴邪饰演的曦川和张起灵饰演的轩辕麟最后是一起生活在了古代。但是他们在之前是有一段很长的对话的,那大概是轩辕麟最长的台词了。

轩辕麟:“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铜镜,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

曦川:“不会的!你确实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啊!”

轩辕麟:“你不懂。”

本来一切都是按照剧本来的。可是当吴邪看到舞台上说这话的张起灵,他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对了。

为什么他会讲出这样的话?为什么他会有这样萧索死寂的眼神?为什么即使是说出这种话他都会如此面无表情?难道这个世界上果真没有他所留恋的人和事吗……

一瞬间,吴邪觉得脑子里面闪过千百种画面,在台词之前,,他脱口而出地,竟是另外一句话。

“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张起灵转过头,沉静安然的黑眸注视着面前的吴邪。他的脸在镁光灯强烈地映射下有些泛红,假发过长的刘海一缕一缕地黏在额头上却依旧遮不住那双琥珀色瞳仁里面坚定倔强的光华。

他看着这样的吴邪,忽然好想亲亲他。

当然,以张起灵的性格,他这么想的也就真的这么做了。

当双唇上传来微凉的触感,吴邪才发现发生了什么。

他和张起灵,竟然在这个万众瞩目的舞台上,当众拥吻!

吴邪在一瞬间蒙了,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应该推开张起灵,他们这样是不对的!但是,但是他无法推开那个将他紧紧揽在怀中的男人。

口中他微凉的舌不断勾起他的,他们相互交错,抵死缠绵。身边所有的空气分子中也都是他的味道,那种清冽如许的气息将他紧紧包裹,令他快慰而心安。

他根本不想放手!

吴邪被脑中突然划过的念头惊醒,他睁大眼睛望着面前还闭着眼专心亲吻的张起灵,数着他清晰可见的浓密睫毛,心里面乱糟糟的。

阿宁适时地放下幕布,以此作为舞台剧的圆满结尾。听着台下震耳欲聋的掌声,吴邪才找回了点人间的感觉。他愣愣地看着面无表情放开他的张起灵,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小哥,我…我们…这个…”

“吴邪。”张起灵皱着眉头看他,心想着是不是太快了。

“啊?额…那什么,我先走了啊!那个…我还有事!还有事!大家拜拜!不用送了不用送了!”吴邪一把抓过一旁的外套和包,拖着还没来得及换下的长裙,妆都没卸就掉头跑掉了。

“小哥,你看这…”胖子大着胆子靠近独自皱眉望着吴邪离开的地方出神的张小哥,小心翼翼地搭话。

“……”

“没什么没什么!我认为天真是绝对喜欢小哥你的!怎么可能不喜欢啊!小同志他落跑肯定是害羞了!小哥你应该趁热打铁把他抓回来然后一夜七次啊一夜七次!!!”

妈妈啊,小哥眼刀好可怕!我不要和他愉快地玩耍了!酷爱接我肥家!!!嘤嘤=.,=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