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现代】朝暮01(修订版)

《朝暮》放修订版啦。好吧,其实只有一些内容上的修订,都是之前我觉得不太完整的地方,这文大体上还是不变的。

瓶邪黑花,总监瓶X医生邪,HE,已完结修订中。

还有啥...嗯,这文不走考据风,OOC的话请不要打作者打得太重,噗~

————————————————————————————————————————————

第一章

南方七月的夜晚带着点湿热的气息,仿若整个城市都被拢进了浓重的雾气里,粘腻中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清新,让人放不下。

吴邪拉开医院大门走进夜晚的风中,路旁的霓虹映在他线条柔和的侧脸上,平添一份温暖。他走到路边,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悄悄走到一个倚车而立的修长身影旁。

“小哥!”他快步跳进男人怀中搂着他的脖子笑道。

张起灵张开手揽住怀中人劲瘦柔韧的腰身,冲着怀中巧笑倩兮的明亮脸庞点了点头,虽面无表情却掩不住眸中些许缱绻的温柔。

“走吧。”他说。

“等很久了吗?”吴邪坐上车,边扣好安全带边笑着问驾驶座上的张起灵。

张起灵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发动车子上路。走了一段时间,发现旁边再也没有那人清朗的声音有些疑惑,他转过头看了看吴邪,发现那人正气鼓鼓地瞪大眼睛望着他,满眼的不满活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咪。

抬手在吴猫咪的头上胡乱摸了一把,张起灵淡淡地开口:“怎么了?”

“哎!小哥,下次我问你话你一定要回答。你说你本来话就少,要是再不说说,以后不会说话了怎么办啊!虽然你丧失语言能力小爷也会把你养的好好的,但是,唔……”

张起灵单手扶住方向盘,转头对着吴邪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就吻了上去。

有的时候猫咪话太多也不好,虽然自己并不是不爱听,不过还是在必要的时候堵起来比较好。开车的人这样想着,勾住了口中另一条温软的小舌,兀自加深了这个温和甜腻的吻。

黑色奢华的迈巴赫6.0T在无人的公路上打了一个弯,然后急速消失在夜色里。

 

深夜的楼梯间空无一人,两个人便肆无忌惮地在走廊上纠缠。

“唔…小哥…嗯,开,开门….先…嗯啊…”吴邪费力地推开把他压在墙上肆无忌惮地上下其手的张起灵,含糊不清地说道。

张起灵一手滑进吴邪的后腰,两只颀长的手指在他股缝里暧昧地滑动,另外一只手摸出钥匙握住了吴邪手,拉着他开门。他伸出舌头轻轻舔着吴邪的耳廓,在他耳边低声道:“吴邪,帮我插进去。”

卧槽!这货真的是面瘫吗!特么面瘫能面不改色说这种话?!

吴邪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他,一边被他舔的意乱情迷,手抖来抖去的摸锁眼,好半天才找到地方。他把门打开,一把将身后的男人拉进来,一手胡乱地解着他的衣服,一手关门落锁,动作一气呵成,完全不拖泥带水,一看就是惯犯。

张起灵看着这样的吴邪,心里那把火烧的更旺了,他由着吴邪解他的衣服,单手箍住那人劲瘦的腰肢,一用力将他扛起来丢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压了上去。

“小…小哥…嗯…嗯哈…我要…要你…”吴邪在床上向来很诚实,他觉得两个大男人在一起,再扭扭捏捏的多别扭,不如诚实一些,坦率一些,总会省去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吴邪这么说,张起灵不可置否。他很大度的没有拆穿总是这样说着,然后又在某些问题上钻牛角尖的吴某人。很久之后,他总是在想,要是吴邪真的能做到他自己说的坦率诚实,也许他们就不会走那么多的弯路。不过,他也不否认,有时候吴邪钻牛角尖也有另一番可爱。

当然,现在的张起灵可没有心思想那么多。他望着身下的那道双眼迷蒙,双颊绯红的美食,深沉的眸子中翻起来一种别样的情绪。

“吴邪。”他一边咬着他的喉结,含糊不清地喊他,一边再次将手覆上他挺翘浑圆的臀部,一轻一重地揉捏着。

“小哥…嗯啊…”吴邪望着压在他身上的张起灵,看着他的麒麟纹身早已全部显现,便知他已然情动。他从善如流地打开双腿,紧紧缠上张起灵肌理流畅的腰身,等待着男人将他带入只属于他们的幸福世界。

“铃铃铃——小哥接电话啦!”

“嗯…小哥…电…电话…”

“不要管。”

“铃铃铃——快接快接!你不接电话在做什么!”

“……”

“……”

吴邪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了。

这铃声是上次自己生日的时候恶搞录给张起灵的,然后逼着他换成了手机铃声。他还记得换了铃声之后自己第一次去接张起灵下班,得知他们在开会便在会议室外面等他,结果突然听到自己新帮他换的铃声在肃静的会议室里大声响起……开会的下属们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和张起灵瞬间黑下来的脸让吴邪整整笑了一个星期。

不过,这并不代表现在这种情况自己还是能很淡定地笑出来。尤其是听到那句‘你不接电话在做什么!’

“小哥…哈…接电话!”吴邪挡开张起灵凑过来要啃他的嘴,喊道:“快去给小爷接电话!快去!”

张起灵看着吴邪满脸黑线的炸毛表情,知道这时候是真的无法再做下去了。不由可惜的“啧。”了一声,拿起桌子上的手机,面无表情地接了起来。

“哟!哑巴!这么久才接啊,你在干嘛呢?”

“有事?”

黑眼镜在电话那边挑了挑眉,听这冰冻三尺的声音,自己好像一不小心坏了他的好事啊!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于是便噼里啪啦地说道:“是这样,之前和霍家的那笔生意敲定了,不过那边指定要你去签字。我估计是霍家那小丫头搞出来的。时间定在明天晚上。我先通知你一声你自己看着办。顺便代问小三爷好哈!拜拜了您内!”

吴邪在旁边听的真切,看张起灵挂了电话,才双手抱胸地戏谑道:“哟!张总监艳福不浅啊!签个合同都被美女指名道姓的。”

张起灵将手机扔回桌上,然后把手伸进吴邪的衣服下摆,暧昧地抚摸着他线条流畅的腰线,沉声应道:“就要你。”

说完不等吴邪回答,便重新堵住了他的嘴,勾住了他的舌头,湿吻起来。

“唔…唔唔…”吴邪眯起眼睛看着身上的张起灵,无声地笑了笑,抬起手圈住他的脖子,放任自己投入这一场温柔细致的情事里。

夜风吹过窗帘微动,月光温暖一室旖旎。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