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马卡龙裙边12

12

周泽楷是在嘉世后面的那条巷子里找到叶修的。

遇见他的时候叶修正靠着墙抽烟,一脸“有烟在手,万事不愁”的样子。在杭州看见他也没有出一点吃惊,只抬起手冲周泽楷挥了挥,嘴角扬起一个懒洋洋的弧度,“哟,小周。好久不见啊。”

“前辈…”

周泽楷觉得自己现在有点懵。他这次其实是打着明着找人,暗里搞人的积极态度来的。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证明自己的心意,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先打进攻略对象内部,逐步建立关系。因此在来杭州的飞机上他明明排练了好多遍,见到前辈要怎么说话,要说什么。语气,神态,表情,动作,每一个细节他都在脑海中过了千百遍。可真正见到人的时候,他却把原先精心的准备一股脑儿的全都忘记了。

大脑一片空白,心中眼中,只有叶修倚墙而站的懒散身影和他嘴里吐出的寂寞烟圈。

是的,寂寞。

那不是外界传颂的什么高处不胜寒,也不是很多人私下里悄悄说的眼高于顶,而仅仅只是一种独自在路上的孤独。

从周泽楷刚刚踏进这个行业开始,叶秋这个名字就是传说和神话,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厨师界能人精英辈出,可这个人,这个名字依旧矗立在这个行业的巅峰。这条路他走了这么久这么久,久到或许他自己也记不得精确的日子了。身边的人不断到来,微笑,点头,或许还能陪上他一段路,或欢笑同行,或针锋相对,然后便都悄然离开了。于是只剩他自己,从开始到现在,甚至一直到结束的那一刻,依旧只有他自己,在这条似乎望不到终点的道路上步步前行,步步坚定。

而周泽楷,心疼他。

这和叶修本身是什么样的人并没有什么关系。叶修其人,周泽楷了解,简直强大到无所畏惧。他的人是软的,可心却是硬的。这不是说对别人,而是说对他自己。这很容易看出来,如果是别人遇到一个困难让叶修看到,或许他会说“没事儿,放轻松啊。”,可一旦轮到他自己,那他就算不吃不喝也要把这个难题给搞下来。他就像是给自己竖起了一个满是藤蔓的牢笼,花朵向外,利刃向内,哪怕遍体鳞伤,哪怕伤痕累累,反正在他自己找到钥匙开门之前,谁都别想,也不可能把他给弄出去。就像一支被点燃的烟,带着火光和疼痛,独自热烈燃烧到尽头。

不过这在周泽楷看来也全都不是事儿。因为在再见到叶修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决定了,他要做的并不是把叶修从笼子里拽出来,而是在不经意间帮他把所有带刺的花枝都剪掉,然后坐在笼子外面,等他自己找到出来的方法。简单来说,周泽楷从来没想过要束缚他,要拖住他,他只想要陪着他,和他肩并肩,手牵手,一起去看前路未知的风景,一起去担所有可能的风雨,然后春花秋月,夏蝉冬雪,岁月流年。

这么想着,巷子口厨师界的脸快走了几步,站到了叼着烟的老前辈面前。他拿下了那支燃到一半的烟,将其按灭在一旁的垃圾桶上,然后完全不顾旁边战五渣的哀嚎和抵抗,打开随身带着的一包糖,拿出两颗,一颗自己吃,另外一颗……

细长的手指轻轻触碰到了微张的唇,在那人吃惊之余一用力,便顺利地将那颗青苹果味的糖果塞进了那张嘴里。

指尖触到了柔软湿滑的舌,只停了一瞬间,便若无其事地抽了出来。

叶修有些呆愣地抬起头,正对进比他高些的青年的眸子里。在那一刹那,他似乎看到那双亮如黑珍珠般的眼瞳深处刮起了一场轰天动地的风暴,可就在他眨眨眼想看得更清楚的时候,那双眼睛早就恢复了平日的温良温润,仿佛刚才就是叶修自己一场镜花水月的幻觉。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去问,那边的周泽楷就说话了。

“叶修,找到你了。”

他听见青年这么说着,时间地点,话语声线,都一如他们的初见。

 

“兴欣?”

“对啊,”叶修叼着冰淇淋的勺子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这名字怎么样?”

他们现在正坐在路边的一家甜品店里,一人一个冰淇淋球吃得开心。就在刚才,叶修拾获了路边偶遇的周泽楷一只,并且怎么也甩不掉,当然他本身也没想甩。于是在这种看(bing)似(mei)有(you)矛盾的情况下,厨师界的脸T在厨师界的脸眨着眼睛说要请客吃饭的时候就半推半就地愉快答应了。

然后…他们就坐在这家甜品店里了。

说好的请客吃饭呢?!!!饭呢?!

厨师界的脸T抬着下巴嘘着眼睛,一脸意味深长地瞄着对面端来两个冰淇淋球的轮回主厨,奈何对方顶着湿漉漉的大眼睛一脸无辜样儿的轻松防御了他的眼神控诉,搞得身经百战的老司机已经到了嘴边的嘲讽试了好几次就是放不出,最后只得无奈地妥协了。不过为了不能让这只装白兔的大尾巴狼太骄傲了,必要的打击还是要给的!比如……

叶修盯着周泽楷的手敲了敲,左边草莓味,右边抹茶味。嗯…要甜的!思考了一秒的前厨师界第一人立刻发挥了切菜时的优越手速。

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左手一空,再看过去,发现手里那杯草莓味的冰淇淋球已经不见了,而叶修正坐在他的对面,拿着勺子挖着里面的草莓酱吃,眯着晶亮的眼睛一脸的满足,活像一只恶作剧成功地猫咪。

还以为前辈不喜欢吃甜的,原来和我口味差不多。

周泽楷默默在心里的《前辈喂养手记》上记下这一条,然后看着手中剩下的那杯抹茶眨眨眼,也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嗯,这个抹茶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苦…

后来两个人边吃边聊,就说到了叶修目前正在准备自己开一家餐厅,而这家正在准备阶段的餐厅名字,就叫做“兴欣”。

“小周,小周!回魂啦!”

有什么东西在眼前晃来晃去,周泽楷下意识地一抓,却没想到正抓着叶修在他面前晃动喊他回魂的手。十指相扣,指节纠缠,两人都是一愣。

“咳咳,”还是叶修先反应过来,他咳了两声,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我叫你都听不见。”

想你。周泽楷两个字就堪堪停在嘴边,差点就说出来了。好在他还是找回了些理智的,也移开了目光道,“想前辈前段时间怎么不理我。”

他这话虽说是在陈述事实,却说得七分低落三分委屈,直把叶修说得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错事,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连忙柔声解释道,“我前段时间不是在忙着搞兴欣的前期工作嘛,天天呆在厨房研究新菜式也一直没空上网。还有我不喜欢带手机这你也知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前辈…不是因为生我气?”

“哎呀,怎么会?我生谁气也不会生你气的。”

叶修发誓,他说这话真的真的只是顺嘴就说了,至于周泽楷为什么听完之后连眼睛都亮了这他真的不知道!他才没有看着周泽楷的表情就想歪了呢!

“嗯!”

看着面前心情明显从愉悦进化到上天的周三岁小朋友,叶不羞大大表示总觉得自己好像在不知道的情况下get到了什么和幼龄儿童相处的新技能?

周泽楷不知道他在前辈心里已经由一个健康向上的大好青年慢慢进化成了并不傻的白甜帅,他只是在心情雀跃之后依旧转回了正途关心他家前辈,“兴欣,准备的怎么样了?”

“嗯,还成吧。前期比较重要的选址,人员和资金都有安排了,选址我们老板娘去做,人员已经找得差不多了,就是资金嘛…还是紧缺点儿。”

“老板娘?”

“嗯,哦对了,刚一直忘了和你说,其实那几天我来不及和你联系主要也是在忙这事儿了。我那天在路上碰见个姑娘,也说对餐饮感兴趣,我们就想说不如一起做,她出大头,我负责人员选择。也算是一拍即合啦。”

“路上碰见?”

“对啊。她本来就从我旁边过呢,正和别人讲电话说一定要成为一名高级餐厅的厨师什么什么的,我就拦着她问她是不是真的想做餐饮。小姑娘一开始还很警惕,以为哥是坏人呢,后来哥就让她随便找个地儿,随便做了两道菜给她尝了尝,这才相信哥是真的想和她搭伙。”

“去了哪?”

“嗯?小周是问我去哪儿做的菜?就去了她家啊。”

“…不怕?”带着个不认识的成年男性回家还是很怕的吧,虽然叶修看起来像个战五渣…

“我一开始也以为呢,就说他小姑娘家家的随便领个男的回家不太好吧。”叶修拿食指点着下巴仰着脸,表情是一种不忍直视地不堪回首,“后来才知道,丫原来是个跆拳道黑带。上次我们一起去采购食材,路上遇见个小偷,正好就朝我俩这个方向跑呢。老板娘将手里东西往地上一丢,一个过肩摔就把人给撂倒了,看得哥那是一愣一愣的啊。”

“噗嗤。”

“笑什么,你是没看见,那架势…”叶修摇着头啧啧出声,“女中豪杰啊。”

周泽楷眨眨眼睛,决定还是把话题拉回正道。于是他吃了口杯子里的冰淇淋道,“资金紧缺……”

“哦。”叶修耸耸肩,无所谓道,“创业初期嘛,总会遇到点困难的,正常正常。”他边说着边看了眼周泽楷杯子里的那坨抹茶冰淇淋球,瞄了一眼,又瞄了一眼,实在忍不住了就凑了过去,那勺子从周泽楷刚才勺的地方也勺了一勺,送进口中,满足地眯着眼睛给一边的小年轻儿打劲,“要不小周你也帮哥点忙吧,我看你之前给我看的那个你们轮回下个月的新菜式就不错,趁着还没出,不如给哥吧,省得哥每天累死累活的。”

轮回的新菜式周泽楷不会给,他也知道叶修这是又在逗他,可听着那个人说自己每天都累死累活的他却是真的心疼了,况且…

他看了一眼刚杯子中因为他和叶修轮番舀过,而缺了个尖儿的冰淇淋,又看了看对面没事人一样无知无觉把嘴唇舔得水润不已的叶修,只觉得有股不明不白的热气冲上了鼻腔,并且隐隐有着往下流的趋势。周泽楷连忙从旁边扯了张纸巾捂着自己的下半张帅脸。

“小周?你这是怎么了?”叶修被他的动作搞得一头雾水。

“没…”周泽楷的脑子飞速旋转着,他需要立刻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于是…“想到了!”

“想到了?”

“嗯!兴欣,可以做私房菜。”

“哎?”叶修愣了一秒忽然就明白了,“你是说,兴欣目前资金不够,因此可以选择从私房小厨之类的做起。可是现在私家小厨不算多却也不少,怎么才能把名气创起来呢?”叶修低着头,他的思维因为周泽楷给的一个缺口已经完全打开了,“对了,可以开创订制业务,让客人们自己点想要吃的菜,任何稀奇古怪的都可以,这样既吸引了客源,也会提升厨师们的能力。还可以采用限制客流的方法,每天限位,让兴欣的名气慢慢大起来。”

叶修越想越开心,一抬头看见给他灵感的周泽楷的帅脸就更开心了。于是他从杯子里舀了一勺草莓味的冰淇淋,直接送到了周泽楷面前,“谢谢小周,请你吃甜的。”

周泽楷面色如常的张开嘴,表情淡定地吃下了叶修喂过来的冰淇淋。可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虽面上一派淡然,可藏在发丝下的耳朵早就已经红得滴血。

前辈用他刚才吃东西的勺子喂我了!前辈用他刚才吃东西的勺子喂我了!前辈用他刚才吃东西的勺子喂我了!前辈用他刚才吃东西的勺子喂我了!前辈用他刚才吃东西的勺子喂我了!前辈用他刚才吃东西的勺子喂我了!

此时的周主厨,心里万匹草泥马带着弹幕般的一行行粗体大字呼啸而过。


评论(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