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民国】催雪 43

四十三

春节过后的南京城仿佛终于在繁忙的战事纷争中松了一口气,整座城都懒洋洋的,一派安宁详和。

不过,这其中可不包括总统先生。

总统隔着办公桌看着对面的人,他的神色很复杂,带着四分得意,四分惊奇和两分难以言说的感情,像是愧疚,却更像是松了口气。

“倒是真没想到你会自动出现,早知道我便早该从他下手。”他说。

张起灵坐在他对面仰头望着天花板,似是并没有听见他说话。

不过总统像是早就习惯了。他拿起桌上的烟盒打开,夹了一根烟点上,深深吸了口才再次开口道,“你不会白出现,说吧,想干嘛?”

将目光从天花板上移下来,张起灵从怀中拿出一张图纸放在总统面前的桌上。

“这是…D510的图纸?!你从哪里弄来的?”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只是再次坐回椅子上去,将目光放回天花板。

他等得起,对面的人可等不起,再没有人比他更懂这代表着什么了。若是有了这张图纸,若是研究透了这张图纸,那就代表着掌握了此时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先进的一种飞机,在如此兵荒马乱的时节里,就是掌握了最大的话语权,掌握了整个中国!

总统腾地一声就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绕过桌子走到张起灵面前激动地问,“你想如何?”

张起灵把目光收回来,终于说出了来之后的第一句话,“交换。”

交换什么?

总统先生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张起灵这是要拿图纸换吴邪。

“可以。你放心,我马上恢复吴邪和整个‘西泠’的名誉。”

张起灵侧头看着他眯了眼睛,“你明白我说的。”我要的可不仅仅是吴邪恢复名誉这件事,我要的,从来都只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吴邪,“图纸我临摹了一张,放在文天林那里,他已经开始行动了。若交易破裂,我没有及时回去,他就会加快进度,等飞机造好,第一个打的,就是这里。”他看着面前完全变了脸色的总统不再说话,可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你大可以试试”的气息。

总统沉默了。

他是很想要图纸没错,可不代表他愿意就此放过张起灵和吴邪。吴邪很聪明,张起灵不仅聪明而且决断力强,更没有那些所谓的良善和寡愁,若是此次放过他们,下次这种良机甚至不会再有。可到现在,根本就由不得他拒绝,张起灵走一步看三步,如今根本就是逼着他答应。他根本就不是来做交易的,而是来警告的。若是不放了吴邪,他张起灵宁愿和整个南京同归于尽!

“张起灵!”总统怒吼一声,“你可想好了!你、你若是执意如此,那就是和整个南京作对!”

张起灵撑着头扫了他一眼,微微勾了勾唇角,轻轻发出了个声音,“呵。”

他明明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什么表情。可他坐在那里,就仿佛高高在上的君王,有像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尘世中的一切都不在他眼中。

千帆过尽,终于还是只有那双灵动澈然的眸子停留在记忆深处。

整个室内一片肃然,总统僵直在那里许久许久,终于还是有些颓然地坐了下来,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十天之后,我来交易。”

说完,张起灵拿起图纸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只有下总统还坐在真皮座椅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十日后,南京放出消息,说是根据简报的新闻核实过了,发现‘西泠’隶属美国领事馆,和吴邪及张起灵没有任何关系。而其也只不过是领事馆的秘密护卫队,负责保护领事馆安全,并不是什么暗杀组织。政府已经严惩了这放出假消息的人,并为给美国领事馆和张司令吴老板造成的误会深表歉意。


 新一年的元月,初雪未消,阳光晴好。

吴邪就在这一片灿烂的温暖里等来了张起灵。

将‘西泠’交给了阿宁之后,吴邪便又回到了西湖边上的古董铺子里做他的小老板,每日里该吃吃该喝喝,困了就歪在堂前的贵妃椅上眯一会儿,清醒了就坐到柜台后面去裱几个古本,倒是一片惬意盎然,全不见他像几日前那样为了张起灵心慌意乱了。

那日他依旧是如此,睡到晌午了才堪堪爬起来。穿戴好衣物,走到院中洗漱完毕后,吴邪打着呵欠去门口开门,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正对着店外的一棵枯柳下,张起灵抱刀站着。

冬日的阴沉已褪去,只是冬寒犹在。男人抱着那把通体黝黑的上古神刀靠在树下,微微仰头透过层叠的枯枝看着上方渺远的碧空,神情似乎依旧是那样的寂寞温柔,梦如经年。

那一瞬间吴邪似乎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他就那么愣愣地盯着张起灵,直到那人朝他走过来,抬手覆上他的脸,拇指在他眼眶下擦了擦,温声道,“怎么哭了?”他才回过神来。

手忙脚乱地擦了擦眼睛,吴邪低下头深吸了口气,再仰起脸时泪水已干。

他对他说,“回来啦。”脸上笑靥如花,胜过今年最晴朗的天。


评论(3)

热度(25)

  1. 玖瓷mio纯种猫的青丘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