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民国】催雪 41

四十一

“张先生,您看什么呢?”

靠在回廊下的男子并没有动,似是听不见问话的样子。他站在廊下望着远方连绵不断的山脉一动不动,黑而沉的目光似冬日里沉默的古井。

仆人晓玉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样,无奈地摇摇头。人是五天前出现在别院里的,由元帅亲自客客气气领进门,只说这是张先生,所有安排都用最好的。

这人也好伺候,吃穿不挑,长的也俊,唯有一点就是没表情也不说话。来五天了,晓玉就没听见他有过一个表情,说过一句话,也不知是不爱说还是说不了,她觉得还是后者多一些,不然谁受得了五天都不出声啊。

这些想着,晓玉不免有些晃神,盯着那人看了起来。

真是难得见到如此清俊的人物啊,又被元帅亲自领回来…哎呀,该不会是元帅怕被夫人发现而养在别院的那啥吧?!不过这人周身气质冷冽,倒真不像是会做那些的人,也不知道……

这么想着,她忽然就见那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她这才发现自己盯着别人看了多久,顿时脸通红起来,有些尴尬地想起来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便磕磕绊绊道,“元帅来了,邀、邀您现在去正厅一叙。”

那人点点头,越过她走了过去。走没几步,忽然又停下,转身对她道,“多谢。”说完再不做停留,径直往正厅去了。

留下晓玉独自一人还在满院落梅中呆呆地站着,莫名地就觉得这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人…原来会说话啊。也不知道他是谢我什么?是多谢传话给他?还是谢谢这些日子的伺候照顾?我想,大概是后者吧。

这么想着,她微微笑了笑。

明明是个温柔的人啊。

 

这人正是张起灵。

那日南京宴请四方请了吴邪他就开始觉得不对劲,直觉南京要对他和吴邪下手。便当夜让黑眼镜把吴邪送回了杭州,然后出去避避风头。黑眼镜不比吴邪,他名义上还是军方的人,南京若想找他,只需传个话他就不敢不到,所以还是消失不见比较好。

他也不是没想过把吴邪送远一些,可最后还是觉得杭州最可靠。毕竟那是他张起灵的地盘,整个杭州城都是他的家军,真要撕破脸,短时间内南京也占不到便宜。何况‘西泠’大部分的势力都在杭州,吴邪回去总不会太被动。

而他自己在南京说送他上火车的时候就已经准备了后招。那辆火车他根本就没坐多久,火车一出南京城他便跳了下来。后来也证实了他的想法,这辆火车还没看到杭州城的大门就爆炸了。

火车爆炸之后张起灵也没做停留。他换下军装,穿上普通的粗布衣服,一路到了山东。他有笔生意要和山东的文天林做,他相信他会很感兴趣。

事已至此,南京既然已经等不及出手了,那么就别怪他也放手一搏了。

张起灵微微眯了眼睛,有冷冽的光从那双亘古无波的瞳仁中一闪而过。他看见山东大帅文天林远远站起身来迎他,便也勾起唇角。

如今家国纷乱,山河凋敝。他自觉已经做了够多却还是无法改变一丝一毫,也许这就是宿命。南京的,也是国家的。他本就不是太在意这些的人,既然努力过发现不可改变,那么,也是时候替自己和他想想了。

 

两人入了正厅,看茶。彼此早已熟稔,寒暄两句便也开始说正事。

“张先生近日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都好。”

“那就好那就好…嗯,前些日子我有些事情要处理,还未仔细询问张先生这趟来是?”

张起灵施施然喝了口茶,“代表我自己,有笔生意想和文帅谈谈。”

“哦?您讲。”

张起灵沉默了一下道,“听闻,文帅手中有D510(1)的图纸。”

此言一出,文天林瞬间变了脸色。他一只手把着桌角,另一只手悄悄摸到了后腰。也顾不上再文绉绉地装什么强调,低声喝道,“妈了个巴子!张起灵你怎么知道的?!”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那便是真的了。”

文天林的表情变了三变。娘的!这小子设计套他话!

“你也不用紧张。”张起灵道,“我自然是掌握了确切的消息才来寻你的。这次来,也是想和你做个有关它的生意。”

“不用!”文天林立即打断他,“老子不做!”

“你确定不先听完我说的?”

“不听!他妈的老子告诉你,打我图纸的主意你想都不要想!老子……”

“你借图纸给我,我送材料和人力给你。”

“啥都不行!你没听老子说吗!敢打我图纸的主意老子……等等,你说啥?借?!”

张起灵点点头,抬眼看了他一眼,“山东这块地虽然物产丰硕,造飞机不成问题,却也有几种稀有金属是缺乏的。我送你,也可以把机械师和人力一并送了你。只要你借图纸给我。”

“借多久?”

“三日,最多五日,一定还你。”

“……你会这么好?”

有这种怀疑是正常的。

张起灵要送机械师和人力还是金属给文天林,这可以说是帮他造飞机了,而需要付的代价仅仅是将图纸借出三日。据他所知,现在还没有哪一个机械师是可以只花三日就弄明白D510的构造,自主造飞机的。那么就算D510是如今全中国都还没有的,最先进的战斗机品种,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吧?

“我自然也有我想要的,不过这和你无关。你只说借还是不借?”

文天林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开始绕着房间一圈圈的转,似乎在考虑其中利弊。张起灵也不催他,只坐在那里低头喝茶,间或望一眼外面庭院中的雪景,看起来悠哉至极。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文天林终于站定了。他大步走到张起灵面前,一握拳道,“行!老子信你一次!不过我有个条件。”

张起灵点点头示意他说。

“我要知道你拿图纸干什么。你既然和我借东西,那么我有权利知道你用它干嘛吧。”

“可以。”

“那你说。”

“我借给南京。”

“妈了个巴子!你说啥?!”文天林再次暴跳起来,“他妈的你要给南京那鸡巴玩意儿!老子不给了!不给!”

张起灵听了这话也不见生气,只依旧冷淡道,“你若不借也无妨,那就抢过来。”

“你敢?!这里可是我文家别院!!”

张起灵坐在那里没有动,甚至眉毛都没有抬一下。但是摆明了“你可以试试。”

文天林有些慌。他身上有枪,张起灵看起来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他贴身的那把黑金古刀也没带。可那人就那么松松地坐在那里,竟让人无端生出些毛骨悚然的恐惧感。仿佛他说了什么,什么就会成真。

文天林有些紧张地舔舔嘴唇,他又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道,“行,不过你要告诉我实话…”他定了定神道,“你到底为什么要借图纸给南京那么个软弱无能的东西?”

张起灵听他这么问愣了一下。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少见的柔软,“我有个很重要的这几日可能会落在南京手上,我要保他平安无虞。”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那你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拿回来?”文天林难得地竟被勾起了几分八卦之心。

张起灵摇摇头,避开了前一个问题,只回答了后面两个。

“嗯。所有。”

——这么重要?

——嗯。

——那你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拿回来?

——所有。

文天林看着他往外走,眨眨眼睛想起了近日传得满城风雨的消息。

“不会吧,还是个情种。”

他喃喃自语了一句,便也摇摇头跟了出去。想这些做什么,各人有各人的在意,各人有各人放在心尖儿上的东西,自己还是快点谈成了这笔买卖,回家搂着三四个小妾享福去吧。

 

注释:

  1. D510:D510基本数据
    机长:7.7米
    翼展:12.1米
    高:2.4米
    机翼面积:15.00平方米
    最大起飞重量:1,923 千克
    最大速度:400公里/小时
    爬升率:达到4,000 米高度需要 5 分 30 秒
    航程:860公里
    实用升限:11,000米
    武备:1x20毫米加农炮 2x 7.5 毫米 MAC-1934 机枪
    20 世纪 30 年代是世界各国战斗机发展的黄金时代,大量新锐的全金属单翼机迅速取代笨重的双翼机成为航空强国的主力装备。德瓦蒂纳 D.500 系列就是法国第一批现代化的全金属下单翼战斗机,相当于美国波音公司生产的 P-26“玩具枪”式
    D.500 由著名设计师埃米尔.德瓦蒂纳(Emile Dewoitine)根据法国航空部 1930 年颁布的设计规范进行设计,目的是取代现有的纽波特 62 (Nieuport 62)型战斗机,D.500 原型机于 1932 年 6 月 18 日首飞。原始生产型,装 660 马力的“伊斯帕诺-絮扎”(Hispano-Suiza)12Xbrs 发动机,配备 7.5 毫米 Darne 机枪,共生产 101 架。D510则是换装 860 马力的 Hispano-Suiza 12Ycrs 发动机,改用三叶螺旋桨和MAC-1934 型 7.5 毫米机枪,共生产 120 架。D.510 曾服役于法国空军,中国空军以及西班牙国际飞行队。


评论

热度(26)

  1. 玖瓷mio纯种猫的青丘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