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马卡龙裙边 03(下)

流理台的一端,叶修坐在高脚凳上,周泽楷隔着不宽的台面趴在他对面,两只手肘撑在台面上,一只手托着脑袋,睁大着眼睛看他,脑袋上的呆毛一晃一晃,彰显着主人的好心情。

保养得极好的纤长手指在他的目光中握着不锈钢的叉子,叉起一小块海鲈鱼送进口中。

周泽楷看着咀嚼中的叶修没有说话,但是眼睛睁得更大了,一脸“快告诉我怎么样,好不好吃”的表情。

“嗯…”叶修歪着头想了想,并没有立刻说话。他又叉起了一小块鹅肝尝了尝,然后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才问周泽楷,“小周你觉得这道菜是哪里的问题?”

“鱼。”

“唔,是这样。”叶修点点头,“但其实也不全是。海鲈鱼本身没有问题,你处理得很好,切片做得薄而轻,很容易入味。煎得色泽也很棒,金黄色从中心向边缘扩散均匀,证明时间掌握的刚好。搭配放了黑醋栗的鹅肝一起吃,味道真的很正。所以其实这道菜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好了。不过,非要说哪里还能再提高一下的话…”他看了看周泽楷认真的表情莫名的想笑,“我觉得是油。”

“油?”

“对啊。你用的是那瓶高级橄榄油吧?”叶修叼着叉子站起身绕过流理台走进去,他沿着靠墙的那排瓶瓶罐罐走了一遍,然后停在了其中的一瓶前面。将嘴里的叉子拿下来,他在那个透明的玻璃瓶上面轻轻敲了一下,“试试这个怎么样?”

这一次做菜叶修也没有闲着,他站在了周泽楷旁边,给他打下手,帮着做点简单的处理。两个人配合默契,基本上周泽楷一个眼神,叶修就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解冻的鹅肝和海鲈鱼,特意湿过水的刀具,用于调味的各种佐料,绞成酱的黑醋栗……一个只管伸手,自然就会有心意相通的东西在三秒之内被递上来。两个人一递一收,一送一接,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美好的不像是做菜,倒像是一出配合默契的表演。

周泽楷再次伸手的时候,叶修正在低头处理等等要涂抹在海鲈鱼上的酱料。他看见余光的视野里一只手伸过来,分神想了想现在这道菜进行到了哪一步,便抬手将一旁的柳刃刀递了过去。

他拿的时候特意注意了一下,刀刃对着自己,刀柄对着即将接过刀具的人。这是他无意识的反应,也是人在将危险的物品递给和自己亲近之人时都会无意识做出的反应,避免那人受伤。叶修注意了这个动作,却完全忘记反应他递出刀具的人其实是今天才见面没多久的后辈,他做这个动作如此的顺畅,就好像对方是他认识许久的友人。他甚至特意拿在了靠近刀身的地方,好让接过去的人可以更加方便一点。

但是他没想到周泽楷也会头也不抬地和他握住同一个地方。

所以,当刚刚触摸过冰冷鱼身的温凉手指握住的不是冷冰冰的刀柄,而是另一只有些温热的手时,周泽楷心头猛地一跳。

他抬起头,看到叶修也是一副有些吃惊的表情。不过吃惊也就在那张脸上停留了两三秒的样子,然后便消失了。再看过去,那人又变成了和平常一样懒洋洋的表情,唇角勾起一个弧度,三分惬意三分懒散三分自信,却又好像带着一分难以言说的感情。不过还没等他思考一下前辈的“迷之微笑”,那边叶修就懒懒地开口了,“醉心。”

“?”

“刀具的牌子啊,拿好了。”

手心里的温度消失了。周泽楷看着抽回手若无其事地转身继续处理酱料的叶修眨眨眼睛,握紧了手中那把柳刃刀的刀柄。

那个瞬间,他的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还没有等他想明白,便已随着那个曾握在手里的温度一起消失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

叶修一边擦着手一边问拿起叉子吃盘子里海鲈鱼块的周泽楷。

鱼块的鲜嫩滑美完全做出来了,鱼肉的鲜味和酱汁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再搭配上裹了黑醋栗酱的鹅肝,简直就是顶级的味觉盛宴。特别是周泽楷还发现了香煎出来的海鲈鱼有一种奇妙的后味,带着点干爽香,很微妙,却好像把自己一直以来所缺失的东西补全了。

硬要形容的话,那大概就是一种街头巷尾的烟火气息吧。这道菜已经不再是那份标价高昂的,被摆进五星级西餐厅的名品了,而是以那种平和而干净的感觉,成为了可以放在每家每户餐桌上的菜肴。可它并不平凡,反而感觉站上了更高的层次。给个比喻的话,应该是从原来的高雅歌唱家成为了一个娱乐明星,虽然失去了原先高逼格的舞台,却有了更大的空间和魅力。就像…前辈一样。

不过这么长的一段话,尤其是最后一句,显然超出了周泽楷的语言范围,他心里千回百转,表面上却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说了声“好!”。哦对了,还有头顶的呆毛也跟着愉悦地摇了摇。

叶修看着他只觉得看见了一只得了美食滋润的大型犬。此时只顾着冲主人摇着尾巴来表示心里满溢的高兴和开心。

他牵了牵嘴角,点起了一支烟,“那是,也不看看哥是谁。”

“嗯!”

“……”

就算叶修再有(hou)自(lian)信(pi),也抵不住旁边年轻的后辈总是用一张写满“你说的对,你最厉害”的脸对着自己,他左手虚虚握拳,抵在唇边微咳两声转移了话题,“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只是换了油味道就不同了?”

看着周泽楷点点头,他笑道,“其实道理很简单,这么说吧,如果你只用橄榄油煎,是最西式的做法。这么做鱼的滑嫩是煎出来了,但是同样橄榄油特殊的味道也会对鱼的味道有些影响。中西方的口味还是有些不同的,所以在油的选择上是一个问题。这种油和橄榄油不一样,它不仅具有橄榄油的优点,还因为没有特殊的味道而对鱼本身最纯粹的味道进行了最完整的保留。”

“是最原始的。”

“没错。”叶修看着面前被他随意点拨两句就抓住重点的青年,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有的时候一些小小的变化也许就是最关键的地方啊。”他说完这些,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笑道,“说起来,小周你是不是还要喊我声师父啊?快,乖徒弟,叫声师父来听听~”

“……嗯,前、前辈。”

“哈哈哈,小周别害羞啊哈哈。”

周泽楷看着面前笑得前仰后合的人努力压了压心底的羞涩感。他还有些事情想问,“前辈,用的什么油?”

“哦,这个啊。”原本调戏完人心情大好的前辈听见这个问题不知道为什么笑得更加欢乐了,“金龙鱼调和油。”

周泽楷,“……”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