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马卡龙裙边 03(上)

有点长,分个段吧

————————————————————————————————————————————————

03(上)

周泽楷倒是没想到,他第一次见叶修就会被对方带回家。不过认真想了想,这还真是前辈会做的事。

“小周你先在这里换下鞋吧。”

周泽楷站在玄关处接过叶修手中的拖鞋乖巧地点点头。做到他们这个级别的厨师,家里干净整洁是对做菜最基本的要求。相比之下,他还是对叶修家门口竖着的屏风比较感兴趣。没错,叶修家的大门口,在玄关和客厅中央,竖着一座高大的屏风,完全隔绝了通往客厅里面的视线。

像是感觉到了周泽楷的好奇,叶修笑道,“家里装修有点特别,平常开门拿个快递什么的,让人看见肯定要崇拜死哥了。不过你的话…应该还好。”说完便转了身,绕过屏风走进了屋里。

留下周泽楷一个人站在鞋架旁有些莫名的开心和兴奋。这是认可我的意思吗?前辈这人,好像和传闻中不太一样呢,明明一点也不嘲讽,很好相处啊!

他这么想着,换好了鞋便也绕过屏风进了门。

(作者语,周小楷同学你还真是涉世未深啊~)

 

叶修家不算大,八九十平米的房子,两室一厅,一间主卧一间客房带着个客厅,一个人住绰绰有余了。但是他家结构十分奇葩。

原本作为客厅的位置,被强硬的一分为二。一边摆着两个大书架,周泽楷路过的时候扫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堆满了有关做菜的书籍。上到《食珍录》,《食经》之类的上古名菜古本,下到路边十块钱三本的《三十天成为做菜名家》,整整齐齐码得满满的,其中尤以中餐为主。书架旁边是一张书桌,上面除了放着台笔记本电脑之外,也堆满了书。

而另一边,则完全是各种厨具的天下。锅碗瓢盆自不用多说,周泽楷甚至见到了好几种只有在顶级餐厅才用得到的厨具。不过…

“食材?”

“小周是问食材在哪里吗?”叶修朝着原本在建筑结构上属于厨房的那个位置指了指,“那边哟。”

周泽楷眨眨眼睛,顺着叶修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那边并排立着的四个硕大的冰箱。

“中餐西餐的不同食材,各种调料,还有一些佐菜,为了防止这些东西串味,就分开储存了,这样比较方便。”叶修还在叽里呱啦地介绍,“就像前两天少天寄过来的松露和我在路边买回来的大肠总是不能放在一起的嘛。”

周泽楷,“……”

到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叶修会说装修风格有点特别了,这种泾渭分明的步调,使得客厅完全成为了两个世界。不过话说回来这真的只是“有点”特别吗?!正常人谁会这样装修房子啊喂!

叶﹒可能并不是正常人﹒修倒是真一点也没有想要努力变成一个正常人的自觉。他洗净了手,站在料理台前面,将所有中餐的厨具放好,又拿出了可能要用到的西餐厨具,然后才抬头朝着还愣在客厅分界线中央,一只脚踏进知识的海洋,一只脚踏进美食的摇篮的周泽楷挥挥手,脸颊一侧的梨涡若隐若现,“周主厨,我们今天做什么?…哎,小周你怎么脸红了?”

周主厨看着面前明显状况外的前辈有些无言。他悲哀地想也许自己应该去做个全身检查之类的东西。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发现为什么在对上前辈眼睛的那一刻,自己的心跳会忽然快了好几拍。

 

两个人的做菜是从周泽楷开始的。

虽然在开始前两个人出现了许多状况外的事情,但是这并不妨碍周泽楷从握上刀的那一刻就快速的进入了状态。

准备材料时候的迅速,处理鹅肝和黑醋栗比例时候的精准都令人叹服。现在他正在流理台的案板上对海鲈鱼进行切片。

青年没有穿平日里惯常的厨师服,但那并不妨碍一身休闲装的他依旧亮丽如电视上那个俊美无俦的西餐之星。他在亮黄色的灯光下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在这片静谧的空间中微微颤动。日本出产的柳刃刀在他手中间变得更为锋利而精致,亮色的刀锋划过优美的银色弧线,轻柔地落在海鲈鱼上。漆黑的刀柄握在他白皙的手指间,趁着刀身更加孤冷修长。他的左手微微按着雪白色的鱼身,右手抬起,也没见他怎么用力,细长的刀就在他指间来回翻飞,挽出朵朵漂亮的花,带起薄如蝉翼的海鲈鱼切片快速而准确地落进一边的盘子里。

叶修倒着坐在书桌旁边的椅子上,他将下巴卡在椅背上,隔着知识的海洋望着对面站在美食堆里的周泽楷。忽然就想起了他手中那把日本柳刃刀的牌子。

醉心。

人在醉心处,何处不可怜?

这话问旁人,问自己,恐怕都是没有答案的。不过没关系,叶修念着这句他少时念过的诗句勾起唇角。会的诗没几句,但是莫名想起的这句和此时的周泽楷倒是格外搭配。

就是…怎么看都很可爱啊。

他这么想着,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越过客厅中央的那条“世界线”,朝着正在专注烤海鲈鱼的周泽楷走去。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