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马卡龙裙边 02

02

秋季夜晚的杭州西湖有着别样的美。

五颜六色的霓虹在古色古香的建筑外闪烁着,和天上的星河相映成趣。风吹动平静的水面,漾出一圈圈细细的波纹,涟漪沿着河堤四散开来,托着偶然飘落的合欢和木芙蓉,悠悠荡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只不过,现在这些全然不在周泽楷的眼睛里。

他刚刚走出西湖区的一家高级西餐厅,不仅想知道的一无所获还收到了好几张不知何时塞进他口袋,印着女人大红色唇印的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这让他本就有些失望的心情更加郁闷了一点。

他站在繁华的街角深深地叹了口气,将放在随身背包里的小本子拿了出来。这是他来杭州之前定好的要去的所有三星级以上的西餐厅,一共17家,现在上面的名字基本已经被全部划掉了,只剩下两个还停留在上面。

他抬头看了一眼身后这家五星级西餐厅彩虹色的招牌,然后抬手将他的名字从本子上划去。

街边路灯的光从头顶照射下来,在他的脚边圈起一个小小的圆,堪堪将他整个人拢在其中。周泽楷看着本子上的最后一个名字,灯光打在白色的纸张上面,让黑色签字笔的痕迹更加显眼。

“嘉世。”

 

说起嘉世,那在厨师界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严格来说,嘉世并不是完全的西餐厅,他提供西餐,也提供中餐,甚至还会在周末的时候供应自助餐。不过可不要因为这样就认为他是个一般的餐厅,扒扒嘉世的历史你就会发现他的背景是多么的辉煌和璀璨。

那可是蝉联了三届“荣耀厨师争霸赛”冠军的餐厅!

而提到了嘉世,不可避免地也会提到一个人,那就是嘉世中餐的主厨叶秋。据说他是嘉世的创始人之一,是全餐饮精通的厨师第一人,中餐西餐,甜点酒水,就没有他不会的。而嘉世在荣耀厨师争霸赛中之所以能拿的三个冠军,叶秋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那时候的荣耀厨师争霸赛还没有现在这么系统化和商业化的规格,将中餐西餐分开,再在中餐组里分凉菜组,热菜组,汤料组等等,在西餐里面分前菜组,主菜组,甜点组,汤汁组等等。每个组都评出冠军,再以餐厅为单位,用团体赛的形式分出中餐组和西餐组的冠军。既达到了让美食色彩纷呈的目的,让荣耀联盟的名号为更多人所知;又安抚了各家的厨师们,这么多奖,总有一个会落到你头上。如此一来,甚至连经费也不用发愁了。

几年前的争霸赛并没有这么完整,能够方方面面考虑清楚详细。那时候只有一个冠军,无论你是中餐西餐,是甜点还是色拉,一旦加入比赛,就没有任何分别。大家都是奔着唯一的冠军来的,也只能有一个冠军。所以那个时候的冠军含金量格外的高。

而叶秋,正是凭借着他自身高超的厨艺,得到了争霸赛头三年的冠军。自此,嘉世的名字便和叶秋的名字一起,响彻了大江南北。多少人不远千里慕名而来,就为了来嘉世吃一顿叶秋做的菜。他的名菜“龙抬头”甚至被誉为最接近满汉全席的盛宴,一盘就卖上了近万的价格。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随着联盟的不断发展,争霸赛体制的不断完善,比赛慢慢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有了更专业的制度,却似乎少了点烟火气。这些变化不可避免,却也说不上是好还是坏。但值得一提的是,之前被嘉世光芒略微遮住的各家餐厅都在这种氛围中崛起。蓝雨,霸图,微草,轮回,百花,雷霆……越来越多的餐厅迅速成长了起来,成为了人们交口称赞的名店。而一批批名厨也跟着声名鹊起。蓝雨的喻文州是广式炖汤的好手,最讲究慢火煨炖,炖出的汤香飘万里;黄少天则可以算是西餐前菜的第一,他是最大的机会主义者,做菜前根本什么也不想,所有的食材都是看着火候往里放的,因此在他的成品出来之前,你根本就猜不到他会端出什么来。当然,如果他在做菜的时候不要废话那么多就更好了。霸图的韩文清是中餐热菜的行家,他算是叶秋的老对头了,两个人在做菜方面的风格完全是南辕北辙。微草的王杰希是日式料理的前辈。做出来的料理中味道变化千万,不愧他魔术师的称号。百花的张佳乐和孙哲平在云南菜里认了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他们的作品“繁花血景”被称为当年唯一可以与“龙抬头”相媲美的神作。而轮回的周泽楷,则被称为除了餐前酒外无所不能的男人,媒体评论他是多年来最接近叶秋的第一人……有的人离开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站上了这个舞台,将自己最拿手的菜品展示给评委,展示给大众。

而相对应的,百花争艳中的嘉世就变得不再那么闪耀了。这也是周泽楷踟蹰的原因。他不确定现在的嘉世还能不能给他想要的,也不确定曾经的第一人叶秋叶前辈愿不愿意教给他。不过他思考了两秒就做出了决定,在多日不能解决的菜品问题面前,所有的机会他都愿意一试。

虽然周泽楷是这样想的,但他站在嘉世楼下的时候还是徘徊了一阵。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他实在不知道在江波涛不在的情况下,凭他自己能不能和别人好好沟通。他在楼下转了两圈,想起了临走前劳心劳力的轮回好妈妈在他耳边叮嘱,“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只要微笑就好啦。”

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只要微笑就好啦。

于是当心怀壮志,信心满满的周主厨迈着大步朝着嘉世大门前进,被斜道里忽然蹦出来的一个人撞到的时候,他条件反射地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同样被他撞到的人似乎没想到面前的人第一个反应居然是冲他微笑,那人揉着脑袋后退了几步,将自己从周泽楷身边隔开。

“周泽楷?”他先一步叫出了他的名字。

周泽楷歪歪头,似乎没想到会被人这么突兀地认出来。他有心问问这人是谁,为什么会在天这么黑的时候还能认得他,为什么会从貌似嘉世后门所在的巷子里跑出来。可这实在是超过了他力所能及的语言字数,所以他只能沉默,尽量摆出求知的表情来让面前的人领悟自己的意思。

可惜他的求知欲并没有传达到。站在对面的人看他不说话,像是想起了厨师界的脸是公认的不爱说话,自顾自地点点头道,“小周啊,你偷偷摸摸站在这儿干嘛呢,怎么不进去?不会是想偷窥我嘉世的技术吧?”

“……”我还没问你偷偷摸摸从后巷钻出来是干嘛呢。还有小周这种自来熟的称呼是怎么回事?!

那人见他不回答,便抬手点了根烟,继续啧啧地长吁短叹,“哎呀你不会是默认了吧?啧啧啧,现在的小年轻儿啊,怎么心都这么脏呢。”

饶是周泽楷再不爱说话,这种时候也要站起来护卫自己说话的权力了!

“没有…有事。”

…这糟心孩子说啥呢?

心脏如叶修此时也有些崩溃,他终于知道江波涛在轮回是多么重要的存在了。但是把崩溃表现出来的话他也不叫心脏,啊不是,厨艺大师了。

只见他轻松地把烟从左手换到右手上,然后盯了周泽楷两眼,直把小年轻儿盯得有些脸红了,才高深莫测地“哦~”了一声,然后迅速地转换了话题,“小周你来哥这到底有啥事儿?”

“嗯…有不懂,来问问。”

“…额,你是说你在厨艺上有不懂的地方,所以来嘉世问问?”看着面前的青年欢快地点头,叶修直觉有点哭笑不得,“你怎么取经取来了嘉世?轮回的经理居然肯让你来?”

“不知道,自己来的。”

“咦?你居然是偷跑出来的?哈哈,有点哥当年的风范啊。那来吧,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过来给哥说说,咱俩解决解决。”

手指上忽如其来的温热触感让周泽楷一时之间有些迟钝,他偏着头看着前面扯着自己疾步行走的人有些出神。街灯暖黄色的光自那人头顶转过,留下一个个圆润的光晕。而那人的面容也终于在这忽明忽暗间逐渐清晰。

比自己稍微低一些的个子,被多日不曾打理的刘海遮住的眉眼,经常为了新菜式熬夜而略显浮肿的脸颊,淘宝爆款的衣服,清瘦的身形……

一个名字后知后觉地在脑海中慢慢浮现。

他张张嘴,轻轻念出了那个就在唇边的名字,“叶秋前辈。”

“嗯?”

叶修转过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淡漠俊朗的青年站在临街的马路牙子上。一辆经过的汽车在他身后转了弯,明亮的车灯清晰地映出了那张如艺术品般的脸庞。

青年冲着他弯了弯眼睛,眼神明亮而深沉,亮过这片夜空中所有的星。

“找到你了。”

他说。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