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民国】催雪 29

吐句槽,每次看到阅读量和喜欢的差距我都泪流满面的~嘛,反正我也只是当屯个坑 (╭ ̄3 ̄)╭♡

————————————————————————————————————————————

二十九

美好的清晨,张起灵难得的没有事务缠身。刚从南京回来的他忙里偷闲,正坐在自家的餐厅里看报纸。

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抚过一页,将它慢慢翻过去。看完最近杭州城内大小新闻的新任南方一军司令觉得有些口渴。不过还没等他抬眼唤来仆人,就有人把一个热气腾腾的茶盏放在了他手边。

张起灵淡定地看了一眼手边那只元青花的茶盏,细密的雨前龙井在白瓷的映衬下格外嫩绿好看,在水中飘飘浮浮,起起落落,一如现下身边人的心境。他什么也没说,端起茶盏呷了一口,然后…然后就继续看下一页了。

这可苦了在一边急得都要抓耳挠腮的吴老板了!

今早,吴老板人生中第一次“与人通奸”就被自家男人“捉奸在床”,心里头那个滋味可想而知。一方面理直气壮地觉得自己比那个窦娥还要冤啊!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却要被人扣上个“奸夫淫夫”的罪名;一方面却又有些提不起气地心虚。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心虚个毛线,可每当他气势满满地对上张起灵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时,本来好不容易聚起来的气势就好像被人戳了个洞的皮球,漏着漏着就瘪了。而这种情绪在解雨臣玩笑着从身后搂上他的腰,把头卡在他的肩窝似笑非笑看着张起灵,而后者只淡淡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就出了房间的时候到达了顶点。

所以说,吴老板郁闷啊!

“小哥…嗯,你饿吗?我再给你拿点点心来…”

尴尬的吴老板没事找事做,自己再次小跑去了厨房,将一些点心装盘,端来客厅给张司令。怎奈何张司令铁了心的不理人,只当周围都是空气,自己优哉游哉地看着报纸,气得让吴老板直想化身为一只小狗,一口咬死他。

两个人就这么不尴不尬的坐着,吴邪不敢干别的,却又坐不住。只能没事儿就往厨房和卧室跑,一会儿说“今天好像有点儿冷,小哥你加个衣服吧”,一会儿又说“茶没了,我给你再沏一壶吧。”跑来跑去忙得不得了。

终于,张起灵翻完了报纸,吴邪一看他没事可做了,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更加紧张了。站起来说了句,“小哥我再去给你拿本书。”就想往外跑,却忽然被张起灵抓住了手腕。

“小、小哥。”吴邪有些不敢看他。却被他钳着下巴被迫抬起头来,一眼就望进了那双如点墨般的眸子里。

那个瞬间,吴邪像是看到了万语千言。他似乎看到了张起灵为了早点回来,凌晨开完会就从南京折返,他一路风尘仆仆,仅仅是为了早些看见他;他似乎感受到了今早上他在床边看见他们的床上躺着他和别人那一瞬间内心的惊怒和哀伤,哪怕是后来知道了那是他的发小,是娘家人也还是会有不爽和后怕。

“对不起。”

本来以为肯定不会自己说的话自然而然的就脱口而出。吴邪反握住那只苍白的手,一用力将那人从椅子上拉起来,然后又把自己靠近那人的怀里。

“小哥,对不起。”他揽住爱人的脖子,把头埋进他的颈窝,再次郑重道,“下次不会了。”

一声低低地叹息自头顶响起,本来只是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用了力。他听见那个总是面无表情,好像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的男人用一种他从未听过的委屈语气和他说话,就像一条大狗不知道做了什么却被主人抛弃。

他说,“吴邪,会吃醋。”


下面走不老歌你们懂的!(ps听说不老歌最近也严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放了,如果不能看的话再和我说吧~过年放福利!嗯...虽然可能有的孩子们早就吃过了。毕竟...我在发存稿~ ⁄(⁄ ⁄•⁄ω⁄•⁄ ⁄)⁄)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99235&tid=3150555#Content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