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民国】催雪 25

短短的过渡章...噗~

————————————————————————————————————————————————

二十五

吴邪再次见到王盟是在党内的监狱里。
一对主仆隔着铁灰色的牢门,门外的老板依旧温润风雅,一身华贵,门内的伙计却已经一身囚衣,满面落拓。
吴邪盯着里面的人看了半天,脑海中浮现出他跟在自己身边快十年的点点滴滴,突然觉得心酸的难受。他想说点什么,千言万语哽在喉咙里,最终只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
王盟听见吴邪在牢门外一声叹息也抬起头来看他。他的脸藏在牢房的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吴邪只是模糊地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似是有话要说,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
.“你就没什么和我说的?”两人沉默了半晌,吴邪还是先开了口。
“……所有的事情我都认,我干这些不是因为什么,只是为了钱而已。因此不需要说。”
吴邪看着王盟凝视着自己的双眼,那双眼睛中有坚定,有怨恨,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愧疚,却没有吴邪唯一愿意看到的,那么一点点后悔。
吴邪没有再说话,他从身后跟着的伙计手中拿过一个包袱,里面是他为他准备的衣服和食物,还有一些钱。钱不多,但足够王盟上下打点,在狱中可以过的不那么辛苦。
他将包袱轻轻放在靠近牢门的地方,最后看了里面那个跟了自己十年的伙计,轻轻道,“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吴邪听见身后有人喊了一声“老板……”,那个声音低低的,带着点哽咽,要是不仔细听,可能根本听不到。他顿了顿,却终没有再回头。

吴邪从阴暗湿冷的监狱中出来,就看见一个人站在外面等他。
那人一身英姿飒爽的军绿色军装,巴掌宽的牛皮腰带紧紧束缚住腰身,两条修长笔直的腿裹在硬挺的裤子里,一路向下隐没进到小腿的马靴中。他没戴帽子,长长的刘海有些微微遮住眼睛,却遮不住望向吴邪的目光。
吴邪站在监狱的大门前定定的看了阳光下的人半晌,忽然大声问道“张起灵,你在这干嘛?”
张起灵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不过他还是想都没想就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来接你回家。”
你在这干嘛?
我来接你回家。
吴邪看着外面灿烂正好的阳光,忽然就有了些想哭的冲动。
他想,一个人的生命中能有几个十年呢?在上一个十年里,有人陪在他身边却最终选择离去,而这个十年中,有人再次走到了他身边,走到了更亲密的位置。用温和的眼神看着他,告诉他我会陪着你,我会等你回家。
吴邪从监狱牢房的阴影中跑出来,阳光顷刻间泼了他一身。他就这么跑进日光里,跑进这个温暖的午后,跑进张起灵的怀中。
他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颈侧,嘴唇紧紧贴着他的胸口。
然后,张起灵就听见吴邪清澈温和的嗓音在这个暖和的午后缓缓流淌。
他听见他说,张起灵,我爱你。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