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民国】催雪 15

十五

张起灵独自坐在一品香的二楼雅间里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

吴邪已经失踪六天了。

他手边放着一杯六安瓜片,清甜的茶香充盈满室,他却莫名想起来曾经在吴邪那里喝过的陈茶。他还记得那个冬天里吴邪明亮的眸子,带着点点温和。他一身月白色的对襟马褂,双手捧着紫砂茶盏笑看他,金丝单片眼镜下,是遮也遮不住的慧黠。

张起灵捧起茶杯沉默不语,事到如今就算他不想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在他心中的位置,明明才几日不见,心里眼里却满满的都是他。何况张起灵本身也不是不愿意坦诚自己的人,既然明确了自己的心意,自然吴邪必然要被自己拖进政治的漩涡,那么如今能做的,就是更好的护着他罢了。

他抬起头,听着楼梯上拾级而来的脚步声,面无表情。

脚步声停在了门前,外面的人似是等了一下,才敷衍着敲了两下门,也没等张起灵回话,径直推门进来了。

年轻的面容出现在张起灵的眼前,依旧是浓烈似火的精致妆容,黛色的波浪长发随意搭在肩膀一侧,一袭艳红色旗袍开到大腿,黑色的高跟鞋裹住小巧白皙的足踝,不难想象,这女人一路走来究竟吸引了多少目光。

她甫进来,也不看张起灵,只将雅间上上下下扫了个遍,然后才像突然发现个人一般,对着张起灵惊讶道,“张军长?”只是惊讶的语气挡不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意。

张起灵看着她打从进门后的一系列表现,眉都不动一下,只应道,“霍小姐。”

霍玲离开故土多年,如今再次踏进中华土地,再次见到这个让她爱到了骨子深处的男人,听他依旧疏离地喊她一声霍小姐,心中扬起的竟只有浓浓苦涩。她冷笑一声,咬牙道,“张军长说笑了,如今我是大日本帝国麾下小山共次郎将军的夫人,还望张军长能够唤我一声小山夫人!”

张起灵这次倒是没有立刻说话,他细细看过面前女子的样貌,依稀间还有她当年模样。想到曾经那个双髻追风,一身马术服英姿飒爽的姑娘,也只能从心底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自打他发现霍玲出现在上海,便知道陈文锦之事和他不可能没有关系。当年陈文锦失踪没多久,霍玲便跟着失去了消息,霍家对外的答案是霍小姐不幸染病,去世了。

张起灵知道这乃是霍家手段,可他那时并没有兴趣知道霍玲去了哪里,现在亦是没有。若不是吴邪突然失踪,他也没兴趣来见她。特别是她如今毫不避讳地宣扬了投靠日本人。不过张起灵这人冷情冷心,唯一的一点温度在他自己都还没发现的情况下也已经全给了吴邪去,哪里还会为别人有一点表情。

所以,听霍玲如此说,他也依旧没什么反应,只从善如流地淡淡道,“小山夫人。”

霍玲没想到张起灵竟然真的就这么淡然地叫了出来,她本以为自己如此高调宣扬投靠了日本人,他就算再不以为然也当是有些愤怒的。可张起灵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愿多给她,他甚至连语气都还是冷的。

霍玲只觉一颗心都被丢进了冷水里,冷得她四肢发颤。她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失控,半晌才道,“如此,敢问张军长今日找我来所为何事?”她不傻,自己来了上海也有十几日,所住地方离张起灵的公馆也不过一条街,他却直到现在才找上门,若说无甚大事,谁会相信?!

张起灵也不和她多说,直截了当道,“陈文锦在哪?”

霍玲听他上来就问陈文锦心中也有些暗暗吃惊。二十多年前她派人将陈文锦掳走的事她自信瞒不过张起灵,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张起灵一直不闻不问,如今突然发难,此中怕是有什么大事。可她毕竟也沉浮多年,当年更是被内定为霍家继承人的女人,纵使心中再惊惶,面子上却依旧平和,不紧不慢道,“张军长这是说哪里话,我多年待在海外,如今才回国来,您就问我陈文锦下落是何意?更何况,我虽身在外乡,对国内事务还是知道一些的。陈文锦二十多年前就已经下落不明,军长莫不是觉得我妇道人家好欺,欺负到我大日本帝国头上来了吗?!”

她这一番话虚虚实实,却总是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当年她被迫出走,甚至远嫁东洋,皆是因为眼前之人,如今他对自己近况漠不关心,却去关心一个多年不见的人,让她怎能不气,怎能不怨?

张起灵看她如此,只略略皱眉。他本不欲和她动手,却奈何她自进门后就一直咄咄逼人。当年之事虽和他无关却也都是因他而起,他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只是如今他因吴邪之事心中多些烦乱,再看她这样只想快刀斩乱麻,当下便决定将人带回去直接问出来。如今日本人势力多在北方,南方还是西洋驻扎较多,抓了霍玲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刚抬起手准备下令,就见黑眼镜从外面进来。他走到张起灵身边低头说了句什么,只见张起灵脸色立刻冷了下来,他阴着脸说了句“胡闹。”便看也不看霍玲,带着黑眼镜大步走了出去。

原本还有些剑拔弩张的房间立刻冷清了下来,霍玲呆呆地在桌边站了一会儿,脑子里还是空空的。她认识张起灵多年,自觉也算是了解那人五六分的,只当他这辈子都是冷淡自持,狠决果断。她曾以为自己不会在意这些,毕竟他是在乱世可称王的男人,拥有成大事者该有的气魄。她也要求不多,只求在她心中能占一两分的重量已经万分满足。然而今日这一见,却让她茫然了。她从未见过他这般的样子,像是有了什么可以挂心的,从此喜怒哀乐皆有了因由。

原来…这才是他本来的样子。也会生气,也会焦躁,也会因为什么而拨撩了情绪。

半室寂静的阴影里,霍玲唇边泛起一丝凄然的苦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