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民国】催雪 11

十一

虽说是将这件事应了下来,但人是二十多年来都没找到的,也不会就在这一朝一夕之间就被吴邪发现,况且现在亦是没有什么线索,吴邪也只能将更多的人力派去上海,沿着吴三省的情报继续搜寻。

此间种种曲折波涛不提,只说三个月之后吴邪最终将范围锁定在上海城隍庙附近的弄堂街巷里,而到此,他也将亲自赴上海,确保自家三婶的安全,将人平安接回杭州来。

临行之前,他递了帖子去将军府见张起灵,却被告知张起灵并不在府内。管家虽不识得吴邪,

却也知道这便是张军长卧室内那一盆昙花的主人,于是便悄悄将他拉到一边道,“吴老板,我家军长这趟是去上海公干的,走了两日了,这会儿子应当是已经在上海的公馆歇下了。”

吴邪眨眨眼睛谢过管家,只领了王盟出门去,唇边的笑意却是盖也盖不掉的。

三日后,吴邪带着王盟便启程去了上海。

他们在上海法租界内买下一栋二层小楼,白墙尖顶,别有风趣,倒是和他们在山东租住的小院很是不同。

房子是王盟置办的,吴邪向来对这些不甚在意。他如今在意的事情只有两件,一是尽快找到陈文锦,把她送回杭州和三叔团聚;至于这二嘛…

他对着刚刚出去打探消息回来的王盟挑挑眉,“你确定今晚金门饭店(1)的竞菜(2)小哥会出席?”

“老板,错不了。”王盟朝他挤挤眼睛道,“现下全上海都在讨论这事,您出去随便打听打听就全清楚了。”

吴邪听他这么说,笑道,“也好,这竞菜我在杭州也有听闻,就是一直没机会见识见识,此番既然来了,少不得带着你去见见世面。”

“老板说的是。”王盟立刻在一旁做垂首状,“绝不是为了张军长才去的。”

吴邪掀掀眼皮瞅了他一眼,微微勾了唇角道,“小盟子,这个月店铺吃紧,月钱就先欠着吧。”说罢,也不管王盟在身后哭丧着脸喊“老板老板,咱再商量商量~~~”,径自眯着眼睛出门去了。

当晚,金门饭店。

吴邪带着王盟站在饭店门口,抬头打量着面前这座楼。这座楼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建筑古朴大气,却又带着点与时俱进的欧派气息,在这上海滩边也算是独树一帜。他暗自点点头,对此处的评价又升了一层。

就在这时,饭店里的伙计注意到了门口的两人,便笑着过来,殷勤问道,“爷几位?来吃饭吗?”

王盟听见他问,立刻上前一步道,“我家老板听说今晚有贵店的特色活动,竞菜。便想来凑凑热闹,不知可还有位置?”

“自然是有的。只是不知爷是否有兴趣玩上两把?”

听伙计这么说,吴邪倒是有些好奇地问道,“哦?难道这参不参与也是有讲究的吗?”

伙计听见人问,便躬身答道,“爷想必是第一次来了,小店这活动其中还是有些讲究的。爷若是没兴趣玩儿或是只想小玩两把的,就坐在这一楼大堂,这儿视野开阔,想必会让爷捞到些好东西;但是若爷有兴趣玩把大的,便拿出些物什来,小的即刻带爷上二楼雅间去,那里清净,倒是个更好的去处。”

吴邪听的明白,这是要看他有没有钱,够不够资格上楼去。当下便也不说什么,只朝着身后王盟挥了挥手。王盟立刻上前,将挂在身侧的岫玉(3)解下来随手递给伙计道,“如此,少不得还要烦请伙计带个路上楼去。”

那伙计既然能在金门饭店做伙计,必然是有些功底的人。他眼见一块上好的岫玉竟被一个随从随手解下来送自己,便知道这位主儿怕是惹不起的,当下便什么也不说,只谢了吴邪的打赏,将腰躬地更低些,领着吴邪和王盟上楼去了。

吴邪一边跟着伙计往楼上走,一边朝着王盟使劲使眼色。王盟看看自家老板快要抽筋的眼睛,忍不住在心底哀叹一声。他清了清喉咙,对那领路的伙计道,“我们初到上海,便听说有这等竞趣的事,还听说今晚张大军长会来捧场。我家老板仰慕张军长许久,只盼着能远远见一面也好,却是不知这事究竟是不是真的?”

伙计点头道,“确是真的。张军长已经上去了,就坐在二楼的卉木亭里。”

吴邪听他这么说,不禁接道,“如此暴露张军长行踪,可会有些不妥?”

那伙计笑道,“张军长今日来小店竞菜的消息早已外传,他来时更是带兵列队,早就已是人尽皆知了。”

吴邪点点头,便也没说什么。

转眼间,伙计带着他们二人上了楼,停在一间雅间门口。吴邪抬头看去,只见雅间门口的木质门牌上刻着“采蘩院”三字,端正的楷体,看起来清爽娟秀,十分讨喜。

他看着这名字,又想到了张起灵所在的“卉木亭”,不禁笑道,“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4)这名字好真是风雅的很。”

伙计正推开门将他们迎进去,听见他这话,也回头笑道,“小店只不过附庸风雅罢了。爷能看出这名字里的典故,才是真正的风雅。”

吴邪展颜,只落座后对着王盟扬手道,“赏。”

伙计立刻眉开眼笑,接过赏钱便出门沏茶去了。

 

注释:

(1)金门饭店:上海金门大酒店成立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1926年),前身建筑已屹立上海滩,1958年改名“华侨饭店”,为海外华侨往来大陆之典雅居所,1992年恢复“金门大酒店”原名。按照《催雪》的时间它应该是刚刚建好的,但是此处需要一家大饭店,所以干脆私设一下,让他提前开门。

(2)竞菜:喵的私设。此处主要借鉴盗墓的新月饭店和点天灯。大家看下章就知道了。

(3)岫玉:又称岫岩玉。岫玉以产于辽宁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而得名,为中国历史上的四大名玉之一。

(4)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选自《诗经·小雅·出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