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民国】催雪 08

吴邪胖子和张起灵坐在街角的一家小饭馆里面吃庆功宴。

“爷高兴,请你们吃庆功宴啊!都别客气只管捡最贵的吃!”吴小三爷一边说着一边朝饭馆老板娘大手一挥,“老板娘,给我上三碗清汤面,要大碗的!”

“……”

“…天真,看不出来啊。多年过去了,你抠门儿的爱好真是越来越大了啊。”

胖子说出了群众的心声。

吴邪看着他哼了一声,“小爷才不抠门儿!老板娘,再给我上壶酒,要多对点水的那种啊!”

这下就连张起灵都看向他,那人沉默了一下才道,“我付。”

这回轮到吴邪被噎住了。旁边胖子看着他那想讲话却讲不出的小模样儿,乐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满眼都在表示,哈哈,吴天真同志,你也有今天啊!

吴邪瞪了幸灾乐祸的人一眼,转过头来和张起灵解释,“小哥,你别听胖子乱说。我刚才那就是和他闹着玩儿的,不当真。”他说完,对着将面端上桌的伙计道,“伙计,给我来壶酒,要你们这儿最好的。”

他本意是想证明一下自己“雄厚”的实力,让张起灵知道刚才那是他在开玩笑。可没想到张起灵还是对着他点点头说了声“知道。”然后似是歪头思考了一下,继续道,“我付。”

“……”吴邪这回连旁边胖子的神色都不敢看了。

不过幸好酒很快上来了,三个人也就抛开刚才的玩笑,讲起了正经事。

“这回陕鲁晋那些人可真是白做了一回梦!”胖子喝了一口酒叹道,“不过他们可真会搞,居然想到了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法子。”

吴邪听他这么说,也跟着点头同意。对这种明面儿上将一个精神奕奕的贝勒爷推出去做演说家笼络人心,将清政府塑造成一个虚心改错,愿意和民众共进退的形象,暗地里却四处举兵侵占地盘的行为表示了精神上的认同。

“我说天真,这回山东的这位爷可是亏大发了!你没去跟前,我和你说,那人被小哥赌的脸都绿了一半儿啊…啧啧啧、那真是…”

“那是自然。山东这位在扶位复辟这件事上本是鲁晋和内蒙几地军阀的中心之一,如今却要将盟约交给小哥,站在南京这边,想来是不会顺心的。”吴邪笑着看了一眼身边坐着闷头吃面的人,转过头来继续问胖子,“你们把真的贝勒爷弄哪里去了?”

“哎,不是你说的不能在府里干掉他吗,我们就先把他打晕了扛出城去,扔到城郊的一座破庙里面去了,你放心,做得干净利索,保证他小子感受不到一点儿痛苦。”

“嗯,头割下来了吗?”

“放心,早就交给小哥了。”胖子抢过吴邪的酒杯喝了一口,忽然感觉身边冷飕飕的。他缩了缩脖子问道,“不过小哥,你那东西带回去还能认得出是谁吗?早就腐烂了吧?其实把盟约带回去给南京不就行了?干嘛要带个那玩意儿回去…?”

张起灵皱了下眉,摇摇头,“盟约不能给。”

“你真以为上面是要验证小哥拿得是不是真头啊。”吴邪帮着解释,“上面只是要一个交代罢了。证明这件事确实被办好了,若以后出事也好有人责问。简单来说…上面是在找一个光明正大的替罪羊。”吴邪看了看手边正将他自己的杯子倒满然后放在自己面前的张起灵,见他不反对,便继续道,“至于盟约,自然是不能给南京的。自己手里边儿,总还是要有些东西的。”

耳边是胖子略略吃惊地低呼,“上面儿这是、这是…”

将一根手指竖道唇边示意胖子噤声,有些东西大家心里明白就好,讲出来那可是会真的要人命的。

不过上面举动的目的也早就昭然若揭,摆明了就是不信任张起灵。

吴邪看着面前这场谈话的主角。这人依旧没什么表情,就好像一直在说的人并不是他一般。

他忽然替面前这个人感到不平和寒心。他为政府做了这么多事,不论是正面的战争还是暗面的战场,甚至无时无刻不承担着将要被暗杀的风险,可他为之效力的政府,却连最基本的相信都不愿给他,还要处处和防外敌一样防着他,这简直…这简直…!

吴邪脑袋一热,一句“小哥,不如我帮你反了,自立为王!”就要脱出口,可这一瞬间,右手的腕子忽然落进一个微凉的掌心。他如梦初醒般望过去,只看见那人苍白的指尖死死扣住他的手,耳边响起了那人的声音,如往常一般冷静寡淡,却带着点点不易察觉的温和。

他说,“我知道。”腕子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吴邪,慎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只不过这却不是我本意。世事大抵如此,然而我仅仅想要求的不过一句问心无愧罢了。至少能在百年之后,叹一句“无憾”,足矣。

吴邪从张起灵的神情中也瞧出了几分他的意思。他叹了口气,轻轻附上腕子上的那只手掌按了按,大意是无论什么,我陪你。

胖子坐在一边儿,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然后拉起凳子朝着旁边儿移了移,怎么无端就有种眼睛要被闪瞎的错觉呢…?若他能穿越百十年来到一个叫做二十一世纪的时代,他一定会明白一种东西叫做单身狗。

 

事情过去后吴邪一行人又在山东住了两天,这回是彻底松懈下来。他拉着张起灵和胖子逛遍了城内的大街小巷,然后便打道回府了。

到达杭州吴邪的小古董铺子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戴副黑眼镜,扎条小辫儿的男人。那人一看见张起灵就呲着一口大白牙笑得十分欠揍,“哟,哑巴!回来了!”

结果还没听见张起灵的回答,一道声音就插了进来,“你这人叫谁哑巴啊?小哥只是不爱说话,哪里哑巴了?!”

带黑眼镜的男人侧过头看了看旁边的吴邪,嘿嘿了两声,朝着吴邪做了个揖,“哟,瞎子这里见过小三爷!”

吴邪张张嘴,愣是没能从这人自称瞎子的打击中清醒过来,还是身边的张起灵适时走过去,和黑瞎子两个人站在一边低声说了几句,然后便走回来对吴邪道,“还有些事要处理。”

吴邪也不挽留他,“既是有事,就快些去吧。”他顿了一下,舔舔发干的嘴唇还是说道,“若是得了空…也、也可以来看看的…”

张起灵看着他点点头,几缕笑意飞快地闪过眼底,便带着黑瞎子转身走了。

吴邪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只听见胖子在旁边嘀嘀咕咕说了句什么。

“啊?你说什么…?”

胖子看着面前明显神志恍惚的吴邪,最终还是把嘴边那句“天真,你和那小哥什么关系?”给咽回了肚子里,只推着吴邪进店去了。

【怕大家没看懂,这里交代一下:这件事主要现在借鉴历史上的那场清朝复辟运动。真正时间是在1917年左右,真正主持清朝复辟的是张勋,冯国璋以及以其为首的满清大臣和遗老们,复辟仅仅12天宣告失败。而《催雪》此处有私设。

总体里说,在本文里面事件开始是因为山东,山西等几个地区的军阀找到了满清一名遗留的贝勒爷,并想通过贝勒爷的旗号进行表面是复辟传统,实际则是扩张势力和地盘的举动。而这个暗地里的活动最终被南京发现,于是南京开始坐不住了,他们需要一个借口将这个表面正义的活动连根拔除,于是南京派出了老张。然后老张就找到了吴邪合作。后来他们发现其实贝勒爷有两个,之前一直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并不是真的,真正的贝勒爷另有其人,并且因为大量吸食鸦片的原因而不能担任外界心中金光闪闪的演说家和道歉者的形象被藏在大帅府内,于是就由吴邪的暗杀组织先把人给弄出去了杀了,然后老张再带人围了大帅府,逼迫大帅在这件事上面放弃原来的联盟。到这里就已经达到了南京的意思了,不然南京也不会就让老张带个头回去,这个政府从历史中亦是能看出几分软弱和妥协。然而老张却觉得这样不行,他需要给自己找点保命的东西,于是他说不够。大帅后来明白了他的意思,僵持一段时间选择妥协,将他原本的盟书交给了老张,加入了老张这边的阵营。不过他最后说,只认张起灵,并不承认和肯定南京政府。这也正好合了老张的意,他点头表示同意了这件事,也算是在南京不知道的情况下暗暗给自己拉了个盟友。(至于这个盟友有什么用,以后会揭晓。)】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