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瓶邪 民国】催雪 06

那啥,突然发现原来我在lof给过别人授权...额,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自己也发吧。如果大家看到一位叫做折子戏的亲在发这文,嗯没错,我在很久之前给了授权啦...因为那时候没想到自己会来LOF发文的说~

现在吧被封了我也...ORZ,嗯,总之就是酱紫!

下面发文吧

————————————————————————————————————————————————————

吴邪拉开院门的一瞬间,就被一颗硕大的球遮住了视线。

“天真!奴家好想你哟~~~~”一个音转了七八道依旧这么恶心,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

“胖子…你再勒下去…我就喘不过气了…咳咳…”

胖子一听刚想放过快要翻白眼的某人,就突然感觉一个力从吴邪身后传来,一下子就将他拉了出去。他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就看见一个男人正站在吴邪身边。

他左手还握着吴邪的腕子,右手则放在吴邪背后,看似虚虚的揽住他,实则正一下下拍着他的背在帮他顺气。

王胖子同志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无意中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

“这、这这…这位是…?”

“咳咳…这是杭州的张军长。”吴邪顺过来气,用下巴点点身边的男人开始介绍,“这位是王胖子,人称“万事通”的就是他啦,做情报工作的,北京人。”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手腕在张起灵手里并没有动,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胖子瞄了一眼对面两人握在一起的三只手,也不吭声说这个,只笑道,“张军长!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张起灵也不多说,只点了头算是打招呼。不过他不爱说话的名声和他打仗的名声一样广,大家也不说什么。

三人进了内堂,刚巧伙计将饭菜端上了桌。于是几人开了坛酒,围在桌边边吃边谈。

“天真,你们的踩点儿工作进行的如何了,组织表示很期待啊。”胖子一边抄起筷子和吴邪抢肉吃,一边抛眼神给他,这什么情况啊?贝勒爷的人头不是挂你帐上了吗?张大军长现在跟过来几个意思啊?

“我办事,你放心。”吴邪眼睁睁看着盘子里最大的肉块落在胖子的碗里,气得直磨牙。他拿眼睛瞪胖子,小哥为什么跟过来你还不清楚?多半不就是上面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善后呗。快把肉还给我!

这边俩人还在那瞪眼睛呢,那边张起灵已经筷子不停,将几块肉放进了吴邪碗里。

哎哟哎哟,天真!你这待遇不赖啊,张军长亲自夹菜!胖子在抢肉的间隙继续用眼神来传递消息。

吴邪偷偷用余光看了看张起灵,见他面色如常地吃着饭,看起来并不想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什么解释的样子,也拿不准这是准备唱哪一出。他又看了看对他挤眉弄眼的胖子,呵呵冷笑一声,放下手中筷子,拿起勺子盛了一晚桂花玉米羹递给默默吃饭的张起灵,“小哥多吃点,别便宜了死胖子。”

青花瓷的小碗在素白的手指间安安稳稳地放着,就像一幅只有他自己能发现的风景画。低头吃饭的张起灵看了看面前还冒着香气的桂花玉米羹愣了两秒,才将它端起来,一勺一勺吃下去。

而桌上那边的吴邪和胖子已经联合着伙计今日带回来的消息谈起过两天的行动来了。

“行动定在后天。因为那天帅府的那位按规矩会去城南的戏楼听戏,听说早就包场了。府内人相对较少又缺个管事儿的,正好行动。”

“我看行。”胖子听了连连点头,他又连抢还几筷子肉,看着吴邪急得可怜兮兮的小样儿得意洋洋地继续道,“不过天真,帅府这么大,我们时间来得及吗?要是在人回来之前还找不到贝勒爷,那被人瓮中捉鳖的可就要换人了啊!”

“放心,小爷我早就看好了。”吴邪从怀中掏出一张相片,上面的人面黄肌瘦,双目呆滞无光,一看就知道是个真正的大烟枪。他伸出手指点在照片上,“真正的贝勒爷应该被安排在了东院。”

“嘿哟!我算是明白这人怎么不让真的贝勒爷出来了。这活脱脱一个半死鬼啊,哪像是他们对外宣传的精神领袖?”胖子摸着下巴对着相片点点头,“行啊天真!原来你早就打入敌人内部了啊!”

“哪儿能啊。自从我们来到山东,那帅府每天连院内巡逻都由一班岗变三班岗了,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我哪有那能耐。”

“哎?那你怎么知道真正的贝勒爷被藏在东院的?”

“时间。”倒是一直默不出声的张起灵说了话,他看着桌上三双齐刷刷注视着他的眼睛,微微皱了下眉解释道,“山东的那人每日早晚都会到东院去。时间不长,大概在半个时辰左右,这不正常。”

胖子咬着筷子头举手发问,“小哥,这我没听出来,这不挺规律的吗,哪里不正常了?”

吴邪侧着头看着张起灵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知他不爱说话的性子,便笑着接过话头替他说道,“小哥的意思是,这般规律去一个地方,那么证明那里有他放心不下的东西。但其中时间并不长,若是去喜爱的姨太太那里,早上不可久留还说的过去,晚上嘛…柳下惠都没他这么玩儿的啊。而假的贝勒爷自从上次枪伤之后就住在千佛山里修养这事儿早就人尽皆知了,那么现在留在府中的还能有谁呢?”

“如此说来,那就只剩下真的贝勒爷了啊。”胖子点点头表示赞同,他对着张起灵赞叹道,“小哥高明啊!”

吴邪在旁边笑了笑,也看着张起灵道,“如此我倒是有一事想请教小哥了。这帅府内的事情,在门口是看不到的吧,小哥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张起灵歪头想了想,才答道,“巷子口,楼顶。”

他这么一说,吴邪倒是明白了。巷子口附近有一座茶楼,是这一带最高的楼了。坐在顶楼俯瞰喝着茶全城风光实在是一种享受。不过既是享受,那价钱就着实不低了。吴邪一边心疼着被张起灵面无表情挥霍光了的银钱,一边却也在心底默默赞叹了张起灵的好眼力。

“那天真你怎么知道的啊?你和小哥一起去的?”

吴邪听见胖子的问话回过神来,解释道,“我是刚才在巷口发现了些不对,便自己胡乱猜测了一番罢了。”

“怎么说?”胖子听热闹的兴趣完全被吊了起来,直催着吴邪快说。

吴邪也不卖关子,直接道,“我今日出去买菜,遇上了帅府的烧饭大娘,这本没什么,但后来我又看见了他家的丫鬟总管也提着菜篮子出来了。这便有些奇怪了,自家人吃饭怎么还分两拨人来买?后来我看着丫鬟买了些洋菜和洋水果回去,就猜出了七八分。直到我跟着她回了帅府,看她径直从正门进了东院,才更加肯定了些。”他说完,哼哼唧唧地横了张起灵一眼,才慢悠悠道,“现在世风日下,钱是难赚的很哟,哪里像某些人…啧啧啧,败家哟!”

不过他说完就后悔了。这话就算是玩笑以他们目前的关系来说也有些逾越了。看旁边胖子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就知道了,公然讽刺军长,当真是嫌命长了!

然而吴邪这边正想着是不是再说点什么挽救一下的时候,那边张起灵突然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点点头道,“嗯。”他想了想又继续补充,“我会注意。”

吴邪有些狼狈地和他错开视线,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

他怎么觉得心跳得有些快呢…?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