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春秋 02

2

“这就走了,你们好好看家,等我和老大凯旋而归!”包荣兴把行李都搬到后备箱里,然后走到副驾驶旁边拉开车门,冲着还站在警局门口送人的乔一帆和安文逸潇洒挥手。

周泽楷拎着叶修的行李袋走出来。他走过包荣兴身边,顺手把他打开的副驾驶门关了回去。

包荣兴:???

“你你你,你为啥不让我上车?你什么星座的?居然敢跟我大水瓶叫板?”

周泽楷默默看了他一眼道,“射手,犯冲。”他打开路虎的后车门表情认真,“坐后面,不然有危险。”

包荣兴倒是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一边钻进后座一边嘟嘟囔囔道,“哇!没想到今天水瓶和射手居然犯冲,看来我要离你远远的!”

唐柔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有意无意挡在副驾驶门前的周泽楷,从善如流地打开路虎后面的另一边车门,开门上车了。

于是等叶修抱着一沓档案走出来,就看见周泽楷顶着那张美人脸站在打开的副驾驶门前笑得羞涩,“前辈,坐。”

叶修:……

他索性不管这人,干脆地上了车,然后隔着车窗交代了乔一帆和安文逸两句,让他们照看好警局,别再随便放居委会大妈们进来了。

周泽楷没有得到回应,便有些委屈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趁着他说话钻进驾驶座打着火,看他交代完了就发动车子,一行人朝S市去了。

 

S市,R省警察厅,刑警大队办公室。

周泽楷拎着早餐走进来,和同事们打了招呼便直接进了队长办公室。他将早餐放在一边,然后打开电脑准备先整理下案件要用到的资料。

门被象征性地敲了两下,然后一个脑袋探了进来,“小周,忙吗?”

周泽楷摇摇头,站起身将人请进来。

“我就是来问一下,”江波涛走进来关好门,“不是说今天有特别外援要来吗?人呢?什么时候到?”

“到了,”周泽楷道,他想了想又补充,“在冯老师那里。”

他这样说,江波涛就明白了。冯老师原名冯宪君,是R省警察厅的厅长,也是周泽楷的恩师,是把周泽楷领进了S市刑警队又提携他一路升到现在的人。如今外援刚来,想必是要去报备一声的。

于是江波涛点点头。他四下看了看,正看见周泽楷桌上的早餐。周泽楷这人起得早,早餐从来不会带到警厅吃,都是在上班前解决完的,如今桌上平白无故多了一份早餐实在是有些奇怪。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问,外面办公室的大门发出一声响,大概是外援到了。

周泽楷也听见了,他拿起桌上的早餐往外走,江波涛跟在他后面。两人刚走出队长办公室的门,便听见外面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哟,大家好啊!有没有早餐吃啊?可饿死我了。”

这声音听起来实在是有几分耳熟。江波涛从周泽楷身后走出来,瞪大眼睛望着面前领头的这位,“叶前辈?!”

“哎哟,这不是小江嘛,好久不见呀。”叶修转过身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和他打招呼,“小江同志,快把你们队里最好的伙食拿出来,欢迎欢迎新同事嘛。”

江波涛:……

办公室里其他人:……

话还没说一句你就要吃的,mmp要点脸好不好……

大概内心没在疯狂吐槽的也就剩下三个人了。唐柔和包荣兴是习惯了,而周泽楷嘛……

只见我们R省警察厅的脸面周泽楷同志几乎就在叶修话音落下的下一秒走上前去,递出了手里还温热的鸡蛋灌饼和豆浆,豆浆连吸管都帮忙戳好了。

“灌饼,两个蛋。”

叶修一听这话,眼睛都笑弯了。他接过来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称赞,“还是小周懂事儿。”

众人:……

“咳咳。”

“咦?老冯你怎么还在这儿?”

冯宪君:……

此时此刻只想吃药的冯厅长深吸一口气,拍拍手冲围过来的刑警大队的队员们道,“这是叶修,相信不用再多介绍了。后面这两位是包荣兴和唐柔,都是我们为了这次案件请来的外援。这次案件影响非常恶劣,上头给的压力也很大,希望大家可以尽早破案!你们赶紧熟悉一下吧。”他说完,脚下生风地转身就走,仿佛身后有什么追着他一样。

众人:……

冯厅长!你不要走!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啊?!啊?!

“呵。”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众人回头,正看见叶修将吃完的塑料袋卷巴卷巴塞进了周泽楷的风衣口袋里。

“别废话了,”叶修道,“查案吧。”

“开会。”周队长揣着油乎乎的塑料袋紧跟着一锤定音。

 

“这案子是S市下属分局移交上来的。死者名叫关世伟,35岁,单身,是S市国安部档案科的科长。”刑警大队警员杜明开始做案件陈述,“死亡时间在晚上7:43—8:30之间,死亡地点位于国安大楼楼顶,尸检报告判定为自杀。”

“哦?”

“尸体没有任何捆绑或者挣扎的痕迹,也没有被重物击倒过。因此排出了他是被人绑架跳楼或是击晕了扔下楼的可能。”

唐柔举手发言,“或者也可能是他被人拿刀胁迫这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死者同样不会留下挣扎或者击晕的痕迹,因为他仅仅是被人威胁而已。”

“你说的对,”杜明点点头,看向全组唯一一个漂亮妹子,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所以分局当时即刻排查了那段时间周围的监控系统。可监控显示那个时间段内除了死者外根本没有人上过顶楼。所以如果按照监控和尸检两点来看,确实只能是自杀无疑。”

“但是也不排除是有人避过了监控死角到达顶层?”

“没错,只是目前来说还没有符合标准的嫌疑人。”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那颗牙?”叶修道。

“牙齿是队长发现的。”江波涛抬手示意杜明坐下,然后自己站起身来,将那颗牙齿的照片放大投放在电子屏幕上,“而拿去鉴定后显示,这颗牙是右边下排数第七颗牙齿,上面的洞是奇异的三角形。这一点和五年前的3.11抛尸案,七年前的8.27特大贩毒案的主犯都完全吻合。”他顿了顿,看向正在沉思的叶修,“当年的这两起案件想必叶修前辈是最熟悉的。而早在五年前,我们就发现了这两起案件的这个相连之处,可直到今天的这一起为止,这条线索依旧查不到任何相关的信息。”

江波涛抬手看了看腕表,“可这件案子前期查的太久了。如果再找不到证据说是他杀的话,最多再三天,就必须被定性为自杀事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实在是死者关世伟职业特殊,他供职于国安部,如果此案不快点了解的话,将会对国安内部造成影响,从而引发这个国家机密部门的内部混乱。若是如此,才当真是得不偿失。

会议室安静了下来,大家似乎都对目前所面临的困境感到迷茫和沮丧,气氛一时间有些僵化。周泽楷抬眼看了看众人,转向叶修说出了进会议室以来说的第一句话,“怎么办?”

叶修,“……你怎么确定我有办法?”

点点头,周泽楷道,“你说,我配合。”

叶修笑笑,将目光重新放回手中那份尸检报告上。他看着那几行字沉思了片刻,才道,“我要带人重新验尸。”

“可以。”

叶修没想到周泽楷会在下一秒就给出答复,有些惊讶地挑眉看他,“这么信任我?”

周泽楷点点头,“知道是谁。”他想了一下,又有些挽救地补充道,“也相信你。”

“切,没劲。”叶修撇撇嘴没再理他,继续道,“明天一早,我会带人来验尸。而除此之外,我希望可以再次排查关世伟的关系网,尤其是他一些细小边缘却不引人注意的关系。”

“怎么说?”

“我看了关世伟的资料。”叶修眯起眼睛打量着手中死者的证件照,“眉毛中间有很深的褶皱,眼睛下面是青黑的眼袋,证明这个人平常一定有许多的烦心事。脊背耸拉,望向镜头的眼神飘忽,为人极度不自信。”

修长的手指在那张一寸大小的照片上点了点,叶修继续道,“这个人平时的一言一行一定谨小慎微。不自信和思虑过重造成了他小心翼翼,十分害怕出错的性格。又供职于国安那样需要打着十二分精神上班的机密要地......你们说,他能活到现在,靠的是什么?”

周泽楷在他说完立马就懂了,“医院。上床。”

叶修吹了声口哨,似是赞扬。

“这……队长,叶修前辈,这都是什么意思啊?”吕泊远挠挠后脑勺,和身边的于念杜明面面相觑。

叶修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开始引导众人思考,“国安上班,首先要学会的就是保密,工作事件绝不外传是规矩。而通常在有这种规定地方上班的人平时讲话都会格外小心,就连跟亲朋好友唠嗑谈天也是如此,话在脑子里过三四遍才敢往外讲,生怕自己不经意间就透露了什么国家机密。如果是你,长期处于这样的环境下会发生什么?”

于念道,“精神压力过大,引发精神问题……哦!所以他需要一定的发泄渠道来帮助自己疏导情绪!这么说来最普遍的做法就是去看心理医生了。”

叶修点点头,转向杜明继续引导,“那作为一个普通男性,位于四五十岁这种如狼似虎的年纪,你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发泄自身情绪?”

杜明恍然大悟一拍桌子,“叫鸡!”

叶修抽抽嘴角,“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不过以关世伟的身份和地位,一般的鸡他估计看不上,所以可以去查查他有没有固定包养的情妇之类的,应该也会是一条有用的线索。”他顿了顿,点起一支烟做最后总结,“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我说完啦。”

众人看向周泽楷。

“嗯。”英明神武的周队长将目光移向一边的江波涛。周语信号接收器江副队立刻展开了工作布置,“按原先的小组,唐柔跟着杜明于念去调查关世伟的关系网,着重朝着叶前辈给的方向去查。包荣兴跟着吕泊远吴启去现场看看还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我留在局里整理现有资料。”他看了一眼低头沉默的周泽楷和坐在他身边眯着眼睛抽烟的叶修,“队长就和叶修前辈一组,明早验尸吧。”

叶修没同意也没反对。他瘫在椅子里挑挑眉,“小江啊,心还是这么脏啊。”

先有动作的是周泽楷。他站起身来掐掉叶修刚点起来的烟。

“办事。”他说,然后便拉着还一脸可惜的叶修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分章废表示自己这章分的有点问题噗

不过就先这样吧  以后改进改进~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