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春秋 01

1

“你给我站住!别跑!”

大街上,一个年轻的警官正追着一个小偷一路狂奔,边追还边嚷嚷,“小哥你哪个星座的啊?跑这么快!”

小偷不胜其烦地跑得更快了。他转过一个路口,抬脚就跑进了隔壁菜市场。

正是下班时间,菜市场里来来往往全都是人,卖菜的买菜的络绎不绝。小偷先生七绕八拐的就成功甩下了身后的人,哼着歌从菜市场的另一头走出来。他颠了颠手里的钱夹,又转身看了一眼还在里面被挤得摸不清状况的警察,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吐沫,得意洋洋道,”跟你老子我斗!哼哼!玩不死你的!”

“对啊,玩不死你呢。”

一个懒洋洋地声音忽然在身旁响起,小偷先生吓了一跳,差点把刚到手的皮夹都丢出去。他定睛一看,只见眼前不知何时站了个男人。

那男人看起来邋里邋遢的,身上是一件淘宝上卖烂了的T恤,下身是黑色短裤和夹脚拖鞋,嘴里还斜斜地叼着根抽了一半的烟,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

被男人这么一盯,小偷先生莫名其妙的就背后一凉。他抖了抖肩膀,色厉内荏地喊道,“你你你哪条道上的?!报上名来!不知道这片儿是爷爷我地盘吗!”

“你的地盘?”那人抱着肩斜眼睨了他一眼笑了笑,然后伸出一只手似是要和他握手言和。小偷先生挺挺胸,抬着下巴将手递过去,刚想说一句知道错了吧,可话还没出口,就被人拽着手一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给摔在地上了。

小偷先生被摔得七荤八素的,眼前直冒金星。他挣扎着坐起来,只隐约听到刚才追着他跑了三条街的年轻警察不知什么时候也跑了过来,正一边给他带手铐一边兴奋道,“老大!你怎么在这?!”

“正好在这边吃早点呗。喏包子,白菜馅儿的你自己,趁热吃。”

然后那张刚刚生猛过肩摔他的白净脸庞就出现在了小偷先生的视线里。

小偷先生张着嘴呆呆地看着面前完全不符合他想象中的警察,看着叼着烟的嘴一张一合。

他认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人说,“哟!叫爸爸!”

小偷先生:…………

 

把早上抓的小偷成功地拷回了局里,叶修伸着懒腰领着小弟包荣兴往办公室走。

哦,还没有介绍,叶修,大龄未婚男青年一只,如今在H市下属的某区某街道派出所做警察队长。麾下有小弟三只:包荣兴,乔一帆,安文逸。每天的工作嘛,除了抓抓偷包儿的小贼外也就剩下扶老奶奶过马路了。对了,有时候还得冒充下居委会大妈调解调解社会矛盾。

叶修自问是个讲文明懂礼貌,爱岗敬业的好警察,办每一件事儿都勤勤恳恳,认认真真,经常获得所长陈果的表扬。可工作干得好了,就总会出现点什么其他的事。就比如,现在这样……

“小叶呀,今天忙不忙?”隔壁居委会的五十多岁的罗阿姨温和地拉着他的手,笑得又慈祥又端庄,“不忙的话,等下下班儿跟阿姨我走,今儿我们居委会新来了个姑娘,长得可水灵儿了,跟阿姨去见见!”

叶修:……

道理他都懂,可谁能告诉他这忽然而来的怡红院老鸨语气到底是他的错觉呢错觉呢还是错觉呢?!

他这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跟着他一起进门的包子立刻嚷道,“哇!那您先给我说说,那姑娘什么星座的啊?我给我们家老大算算啊!”

叶修:……

尴尬地蹭了蹭鼻子,叶队长正不知道说什么好呢,那边档案科的唐柔抱着一沓新的档案走过来,“来啦?果果说有事找你呢,让你快点去她办公室。”

“这就来!”爱岗敬业的叶队长立刻响应了陈所长的号召,为难地朝推销姑娘的罗阿姨笑笑,然后迈着欢快地步伐奔向了他的春天,啊不是,所长办公室。

象征性地敲敲门,叶修推门走了进来。

“老板娘你找……”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他忽然发现,在这间十坪的小办公室里,除了陈果还站着另外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他站着,听见背后的声音便转过头来,露出一张极漂亮清俊的脸。窗外的晨光散进来落在他脸上,更衬的他轮廓深邃迷人。

他看见叶修,眨眨眼露出一个羞涩温和的笑容。

“前辈。”

“叶修你来啦?”陈果站在办公桌后面道,“这位是专程来找你的。跟你介绍一下,这是上头派来的R省的省警察厅刑警队长,叫……”

打火机的金属声打断了她没说完的话。叶修站在门口点起一根烟。他深深吸了一口,隔着沉沉烟雾去看面前高大沉默的青年。

“小周,好久不见啦。”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陈果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们认识?”

“认识。”

“不认识。”

陈果,“……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不算认识,”叶修靠在沙发上抽烟,“严格来说只是有一面之缘罢了,你说是吧,小周?”

被点名的青年摇摇头,执拗而认真,“认识,很熟。”

叶修:……

“这倒霉孩子…”他有些头疼。如果在进门之前他知道门里是周泽楷他是死也不会踏进来的。可如今人已经见着了,以周泽楷的为人再说什么都是废的,于是他干脆地放过了这个问题,转而问起了正事,“说说叫我来什么事儿吧。”

见叶修提到正事,陈果也严肃了起来。她道,“周队长这次来主要是因为隔壁S市的一起刑事案件,上头命我们协助调查。关于案件详情就让周队来说吧。”

周泽楷点点头,神情肃穆地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掏出一沓资料摊在桌上,言简意赅,“看。”

陈果:……

说好的介绍案情呢亲?你的介绍呢?介绍?excuseme???

不过叶修倒是一副挺适应周泽楷作风的样子。他拿起桌上的资料看了看。那叠资料中一部分是现场照片和法医所开具的鉴定结果,另一部分则是案件前期的一些调查。整理得清清楚楚,倒是也确实不需要周泽楷再说些什么了。

叶修低头研究了一会儿,抬头看周泽楷,“道理我都懂,但是你为什么要来找我?鉴定结果已经给出来了吧,这人是跳楼自杀的。”

“不是。”周泽楷又从包里拿出了另外一张照片,照片上所呈现的是死者的一颗牙齿。

“右边下排数第七颗牙,上面有个三角形的洞。”周泽楷说着,偏过头轻轻咳了两声。

叶修的眉在一瞬间皱了起来,他定定地瞧了照片一会儿,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他将烟掐掉站起身,“这件事我会加入。我现在回宿舍收拾东西,你先走吧,我交代好了自己去S市。”

周泽楷也跟着他站起来,却并没有走。他伸出手,抹去叶修唇角今早吃包子留下的一抹油渍,笑了笑,“我等你。”

叶修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也不再管他。转身去和陈果打报告,“老板娘,你看……”

“走吧走吧,”陈果挥挥手,“最近局里也没什么事,你顺便把包子和小唐也带去吧,不熟悉的人怕你用不惯,干脆带他们跟着去打打下手。”

叶修看了一眼周泽楷,周泽楷点头表示可以。于是叶修也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周泽楷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陈果坐在办公桌后面托着腮看两人离开的背影,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

开篇新文,长篇,之前说过的刑侦类。

不过这是本人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只能保证尽量多查些资料,不过要是还有不对的地方就请大家忽略啦。

然后本人心理专业,若是这方面有说的不对的请指正,绝对虚心接受~

最后,因为没有存稿,所以缓更!缓更!缓更哟!

么么哒 各位呀~

评论(1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