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美人儿

灵感来源:最近都在看白话文,看得兴起自己也想写一篇来玩玩......但是!但是!发现自己大概功力不够啊噗~

于是就有了这篇不知道算什么的......嗯......文吧。

随手写写,一定要文案的话,那大概是:

一个前90%都可以幻想成叶我,然而最后一定会被钉在周叶棺材里的故事吧  摊手)

哎嘿,发文

————————————————————————————————————————————————

楔子

“本少爷的终极梦想——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啊。”叶少爷如是说。

话说扬州府广陵县有一人家,姓叶。叶家始以商贾,经三代之力,如今已隐隐为广陵之首。叶家有一少爷,姓叶名修,无字,自号君莫笑,年二十二,未娶妻。其人虽长相眉清目秀,然则性情疏狂不羁,行事跳脱,常行些叫人又爱又恨之事,叫人很是咬牙切齿。可他武功偏又极高,人皆不是对手。因而,在广陵县得了个“斗神”的诨名。

且说这日这叶修照例往名下各铺子查看进项,然刚走到青石板桥附近,正遇上一阵春风拂面,两岸桃花应风而落,纷纷扬扬似一场大雨。叶修连忙撑伞遮挡,哪知伞刚撑起来,他便从伞底边儿上望见那石板桥上立着个女子。

那女子一身青衣,长发如瀑,身形款款。且走进两步再细看,更是肤如凝脂,手如柔荑,眉淡淡似远山,目黑黑似点墨,梳一个双环飞仙髻,点一枚眉间朱砂痣,撑一柄四十八股紫竹伞,在江南的风里不经意回眸,眼波流转,娇媚万千,恰于雾霭沉沉中,羞答答入了叶修的心。

“当真是芙蓉不及美人妆!古人诚不欺我!”叶修刷的一声将手中描金边儿的折扇合上,拿扇柄敲着掌心摇头晃脑,“美人儿啊美人儿!”

然还未等他走上前去攀谈,那女子便已朝另一边的桥下走去。叶修赶忙追上去,却仍在脉脉人海中失了人影。

颇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叶修在心底默叹了句无缘,便只得转头办自己的正事儿去了。

这一日,笔墨轩的黄老板前来叶府拜访。

要说这黄少天,那也是广陵县响当当的一人物。黄家世代为官,他爷爷更是如今扬州城的知府。黄府家教严谨,家风甚严,却也不知哪辈子造的孽,竟生出黄少天这么个孩子来。这黄少天少时便是个横行霸道的性子,常常带着一班孩子上蹿下跳,爬树偷鸟,且屡教不改,乃是扬州一霸,令黄知府头疼不已。可谁曾想长大之后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十五那年跟着一个叫喻文州的商人头也不回地离了家,又几年,两人便来了广陵,识了叶修,开了家倒卖古玩玉器的店唤作笔墨轩,这才算是定了下来。

扯远了,如今说回来。这黄少天来找叶修是来惯了的,因而小厮见是他也不通报,只施了礼就各自做事去了,黄少天也不恼,独自溜溜达达去寻叶修,结果正碰上叶修在书房作画。

他悄无声息地来到窗边,隔着窗子探头探脑地看叶修的画纸,只见那画上赫然绘着个青衣姑娘,于纷纷而落的桃花中伫立回首,好一个……

“美人儿!”黄少天托着腮看得口水直流。

“呸。”叶修一杆毛笔敲在黄少天头上,挑眉道,“这等美人儿也是你能觊觎的?快滚快滚。”

“非也非也,”黄少天摇头晃脑道,“古人云,‘是美人皆爱之’,你怎能私藏?”

叶修冷笑,“不知是哪位古人高见?”

“我啊。”

话还没说到第二句,黄少天便被忽如其来的掌风扫到了院墙边。他顽强地抱着院里一棵大树争取着自己用双脚走出叶府而不是被一掌打出去的权利,“老叶!你可知这画上女子姓甚名谁?”

风在顷刻间停下,叶修拿着一根紫竹狼毫端正地立在窗后道,“你认得?”

“哼哼,”黄少天站起身来掸掸衣裳,骄傲道,“求我啊!求我就告诉你。”

叶修不语,只淡淡扫了他一眼。

“据说姓周,乃东街那当朝镇远将军的王妃娘家,一品诰命周老太君未出阁的孙女儿!说是刚从京城来没几日,来游玩哩!你要动手可要趁早到时候跑了人你就哭去吧哭去吧哭去吧!我说完了要回去找文州吃晚饭了回见嘞您呐!”

话音刚落,只见他撒腿就朝院外跑去,一转眼儿的功夫人便不见了。

叶修也不去管他。他抬手将一点朱砂轻轻落在画中人的眉心,喃喃自语道,“原来姓周……”

且说这叶修自从知道了那姑娘姓周后,便日日在心里打着要结识一番的主意。

于是,他每日出门和归家时分,必定要上东街上转个两三回。他人机灵,又大小算是广陵的名人,日日前来,竟也没让人察觉出来,都还只当他是来看顾生意。几日下来,倒是和周府门前的家丁混了个脸儿熟,如今再路过,还有人和他打招呼哩!

又几日,叶修再路过周府,正赶上周小姐出门。那姑娘今日依旧着了青衫,却用薄纱遮了半张脸,扶着身边丫鬟的手上了辆马车。

叶修看着,便也赶紧从身旁路人手里借了匹马不远不近地跟着,打眼儿间,便一路跟到了城外的回春庙。

叶修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人暗暗道,缘来是要来月老祠求姻缘哩!那不正好?

这事儿吧还要从早儿了说起。只说这回春庙原先却是间普通的寺庙,然后来也不知怎的了,来求别的不中,只剩这求姻缘的,来一个中一个,来两个中一双,又因名字本就有些姻缘的意思在里头,于是家家户户便也就默认了其为月老祠。可他却忘了,这人若从京城来没几日,对此间风物估计也不甚熟悉,是压根儿就不知道这回春庙的弯弯绕绕,只当这就是个普通寺庙呢。

说回叶修,无论他心中想些甚么,却仍旧是跟着周小姐一行人进了庙去。

他看周小姐当真是独自进了庙中求拜,便更加确定她是来求姻缘的了。于是当下也不再迟疑,趁着时机跨进殿门,双手合十跪在了那周小姐身旁的蒲团上。

身旁骤然多了个人,周小姐转头看了看,没说什么就转了回来,继续拜自己的。

叶修却被她轻飘飘一眼看得心都酥了一半,于是勇气更甚。他规规矩矩地朝佛祖磕了个头,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鄙人叶修,今日虔诚求拜。若佛祖有灵,便赶紧替我觅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吧!”

他等了等,身边那人安安静静,没接他话。叶修有些尴尬地舔了舔唇,干脆转头看着周小姐搭话道,“小姐可也是来求姻缘的?”

周小姐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又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叶修像是又得了些鼓励,遂将心一横,腆着脸问道,“来佛前求嫁娶的,大半都是一个缘字。如今在此处遇上小姐,也算是有缘,若小姐不嫌弃,考虑考虑在下如何?”

他嘴角含笑,眼神真挚,眉目清然,自带着几分洒脱俊朗之意。周小姐目光与他甫一接触便红了脸。

叶修看在眼里,不免暗自得意,正想着乘胜追击,却不料周小姐竟霍然起身,脸涨得通红,恼道,“哪里来的登徒子?!”言罢,转身便走。

叶修没追。

他跪在蒲团上想着那周小姐的声音。略略有些沉,却似山间泉水叮咚,涓涓淌在了他的心上。

没成想,叶修自语道,她的声音竟也这么好听。

“当真是…美人儿啊!”

回春庙一遇后,叶修仍孜孜不倦地流连在周府门外,那周小姐也不知近来是有甚么事,出门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如此一来,两人倒是经常能碰上,正合了叶修的意。见着人了便上去攀谈两句,周小姐对他也从爱理不理到了如今的能笑上一笑,因而虽进展缓慢,叶修却也开心不已。

一晃眼,半个月过去了。这日夜里,东街掌柜派人稍了话来,急言账目有些问题,望东家赶紧去瞧瞧。叶修接了信儿,打发伙计先走,自己换了身衣服,即刻也出门去了。

行到周府边儿上,正听见里面人声鼎沸,吵吵嚷嚷。他立着门边儿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去叩门问道,“在下路过,听到府中吵闹不休,可是出了甚么事?”

门房见是叶修,遂答道,“哦!也无甚大事,就是跑进来个小贼还未抓到,如今阖府上下忙着抓贼哩!”

叶修一听,有些担心周小姐,便道,“在下略通武艺,若府上不弃,在下愿尽些绵薄之力。”

门房听他乐意帮忙,简直是求之不得。遂开了门放人进来,一路领着往主屋去了。

叶修先到了主屋拜见周老太君,而后跃上屋顶查看一番后也不再耽搁,直接就向周小姐住处去了。

他刚走到门口,正听见院内有打斗的声音传来,急行两步,又听见了布匹撕裂的声音,吓得他赶紧抬脚踹开了院门。

甫进了院子,叶修正看见周家小姐被个男人压在了下头。那男人将她两手绑在树上,正抬手打算解她的衣裳。叶修顿时火冒三丈,当即拾起旁边一根树枝,朝那男人狠狠一踢,树枝带着内力穿过男人的胳膊,带着他跌向墙边,然后稳稳地扎进了地里。那男人挣扎着要起身,却被钉着怎么也爬不起来。

叶修不再管他,他三步并两步地跑到周小姐身边,将人扶着坐起身,急道,“可有受伤?”

那周小姐倒不像是受了惊吓的模样,只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叶修舒了口气,只觉得自己的心此刻才算是完完全全地放回了肚子里。他也是经由此刻方才明了,自己对那周小姐怕是早已情根深种了。当下也不扭捏,干干脆脆执了那人的手,认真道,“你也知我倾慕你很久了,还是那句话,你若是不弃,明日我便着人来提亲。你…你嫁了我吧!我这辈子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定会全心全意护你一世周全!”

周小姐听了这话怔了怔,沉默地看了他良久。她嘴巴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却终而还是咬着唇摇了摇头。

叶修托着腮坐在窗边。

广陵的桃花早已落了,池中红莲却看得艳丽。自那日之后,已过去三个月了。

那日后不久,周小姐便离开了广陵回京城去了。

叶修前去送行,于城门口拦着她的马车开口道,“你是因为终会离去才不肯应我的吗?”

周小姐点点头又摇摇头。

叶修皱眉,“甚么意思?”

周小姐想了想,问出一个不相干的问题。她问,“你说这辈子心里都只有我一个,真与不真?”

叶修道,“自然是真。”

“那好,”周小姐点点头,从马车里取出一小坛子酒,倒了两碗,分了一碗给叶修。

叶修接过来。周小姐遂端起碗和他一碰,一口干了道,“这是京城有名的名酒唤桃花醉,每盅都要三月方可成酒。你且等着吧。”

言罢,遂放下帘子,走了。

等着?你要我等什么?等你吗?还是仅仅等你的酒?你还会回来吗?也不说清楚再走……搞得我成日这个鬼样子,被那黄少天耻笑……

他正乱七八糟地想着,那边门房跑进来通报道,“少爷,门口有人求见。”

“来者何人?”叶修皱眉道,“不甚重要的就先推了,本少爷烦着呢。”

“那人说他姓周。”门房摸出名帖看了看,“是镇远将军府的小王爷哩,叫周泽楷。”

“姓周?”叶修猛地站了起来,双眼发亮,“可是个姑娘?”

“姑娘?不是,是个男子,还带着壶酒。”门房挠挠头,“那男人长得还挺好看的。少爷别说,我这一辈子怕是再没见过这么美的人儿哩!”

“走走走,男的有甚么好见的?!不见不见,又不是我的美人儿……”

可他话音还未落,便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

“你怎知不是你的?”

那声音沉而不喑,如山间清泉叮咚作响,直听得叶修僵在原地回不过神来。

他怔怔抬眼,正看见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从外面走进来。那人逆着光走到他身前,面容清逸俊秀如画中水墨,眉眼含笑,眸似星辰。

他站在他面前,抬手拉住他的手,手指温暖而熟悉。

他说,”你可还认得我?“

他说,”原来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只是我身负皇命,来广陵追查采花大盗一案,实在是案情需要不得不扮作个女子。“

他说,“如今你可还愿意娶我?”神情中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

叶修想了想道,”那成了亲是住在广陵还是京城?“

周泽楷愣了愣,随即更紧的握住他的手笑道,”听你的。“

叶修也笑,反手握住他的。


我的美人儿啊,山水迢迢后,终还是能牵你的手,留你在旁。

【全文完】


注,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_______出自河图.古龙群侠传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