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千秋莫负(中下)

噗...计算失误......没办法分成上中下了,于是我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主意......嗯,就有了“中下”这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哭~

不说了,发文发文

今日成就:

亲亲(1/1)

船戏(1/1)

交杯酒(1/1)

哈哈哈哈!周叶和我都一本满足哇!

-————————————————————————————————————————————————

5

叶修回来的那一年,周泽楷自请调到边关去了。

别人都道这两人关系原来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却不知周泽楷根本就不是心甘情愿出去的。

他是没有办法。

上次逼宫的事情之后,皇帝原本是对他感激涕零。可时间一久,那人多疑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皇帝想,周泽楷这人表面上安静内敛,话说多一句脸都要红,到底是何时从哪里学了武功呢?又是什么时候策反的废太子的人?他既然能策反废太子的人,就证明他早已发现了他的反心,可为什么他直到最后一步才出手呢?

如此多无法让人确定的事情下,皇帝的疑心日复一日地加重。他虽喜欢这个儿子,却更讨厌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于是他开始见天儿地在御书房坐着,盯着窗外的树枝沉思,时常还无缘无故地砸茶杯。晚上也愈加烦躁,夜半惊醒时总是冷汗涔涔。

终于,逼宫的风波淡了,皇帝再也坐不住了。

那个雨夜,他宣了周泽楷进殿,上上下下打量了这个端正跪在地上的儿子一会儿,终而叹了口气,将一道明黄的圣旨丢在了他面前道,“瑜王看看吧。”

不知从何时起,皇帝已不再唤他泽楷,而是叫他瑜王了。

周泽楷没有动,他已隐约猜到了里面的内容。无情总是帝王家,这话搁在什么时候都总是有几分道理的。他抬头看了皇帝一眼,脑海中划过无数个一刀划破他的脖子的画面,可最终却什么也没做。

因为他知道,此时正有无数的御林军暗中包围了望阳侯府,只要他有异动,那边必然杀无赦。当年逼宫时他在殿中说的那句话,终于还是被身后的皇帝听到了。

那时候他对着张扬跋扈的废太子说,没有人可以说他死。

若他一人,他甘愿冒险。可他不能让叶修跟他一起。

皇帝看了他一眼,忽然道,“朕可以让你去西北,且答应你去之前再见他一面,你可满意?”

周泽楷顿了顿,而后恭敬地拜了下去。

他说,“臣,领旨。”

十日后传出消息,瑜王感念皇恩浩荡,一心为国,遂自请领西北为封地,要接替得胜而归的叶侯爷驻守边关。皇上劝勉多次仍不见效,不得已只得放爱子去了,半月后与叶侯爷交接过即可出发。

 

叶修便是在这年的春日里回朝的。

那日他站在殿前,在满朝文武或羡艳或嫉妒的神色中得到了来自皇帝的封赏。

官拜上将军,金银珠宝,青瓷画锦一箱箱不要钱似的地往叶府里抬,往日里冷冷清清的门槛如今早已车水马龙,来攀关系的,试探的人一波接一波,可他几年间心心念念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叶修从早等到了晚,终于坐不住了。

他去了瑜王府。

进去的时候周泽楷正坐在府中小院子的一棵梨花树下喝酒。看见他进来也不惊讶,依旧是沉默温顺的样子,站起身来乖顺地喊他叶修,就好像他们中间空白的那几年从未丢失过一样。

叶修看着面前容颜俊丽的青年忽然有些恍惚。他在这京城之中长得竟比他每日打仗还要快得多,如今已高了他半个头去了。周身气质似乎也变了,变得更加内敛沉静,却似乎在隐隐压抑着什么,让叶修忽然间就有了些许冲动。

他这么想着,也便这么做了。

他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叹道,“你长大了。”

我在战场,你在京都,相隔万里。我夜夜辗转,有心时时刻刻护你,却也鞭长莫及。可庆幸的事,多年之后,你还活着,并且平安地长大。

周泽楷看着叶修笑笑,没说什么,就这么让他静静摸了一会儿,然后轻且紧地握住他的手,将人带到梨花树下的小桌旁。桌上放着一碟点心和一壶酒。他将两个酒杯满上,递了一杯给叶修。

他已不想再问当年他的决定,也已不再委屈不再怨恨。因为随着年岁的渐长,周泽楷逐渐发现什么都是空的。当人不在身边,千千万万种欲说还休的感情之于他,都是空谈。而如今,他回来了,还能好好的坐在自己对面,他已经觉得足够了。

可明显,对面的叶修却不这么觉得。只见他单手托着腮,侧过头笑眯眯地去瞧身边的青年,“这几年来,你想我不想?”说罢,也不等他回答,径自道,“可我觉得你一定没我想得多。”

他忽然靠了过来,挨得极近,劲到周泽楷几乎是抬眼就可以数到他的睫毛。他听见他道,“我在西北,每天就做两件事。一件是打仗,另一件嘛……”

温热的唇贴了上来,有细碎的声音自四唇相接的地方漏出来,细细浅浅的,却如最威猛的铁蹄,狠狠地轰在了周泽楷的心上。

叶修说,“另一件事…就是想你……”


6

https://weibo.com/5861836824/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is_all=1 

(肉走微博,贴了个长图)

叶修躺在床上直喘气。周泽楷在他身旁披衣下床,走到桌边看了看,没有茶,便只得倒了两杯酒回来,将其中一杯递给叶修,让他润润叫哑的嗓子。

他端着另一杯坐在他身边,抬眼去看外面温润的月色。他们经历了这么多这么多,有欢喜,有悔恨,甚至差点错过,可再去看那段跌跌撞撞的前路,都仿佛是为了今日而生出的苦难。佛曰,历尽悲苦,方得新生。如今的他们,便也是新生吧。

周泽楷低头看着身边那不知何时由躺便坐靠在他身上的人,将酒杯举起来,微微勾唇道,“敬往生。”

青瓷的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后并没有离开,反而轻轻绕过了他的小臂,然后微微转了个弯,和他扣成了交杯的姿势。

周泽楷呆呆地眨眨眼,恍然间似乎听见了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声。

怀中那道朝思暮想的声音和着窗外的风飘过来,带着点笑意,一点点地钻进了他的耳朵。

他抬眼,正看见他眉目如画,笑靥如花。

“敬往生。”他道。

未知前路,却知归途。

一杯,敬往生。

大朵的梨花从窗外的树上落下来,一片片散在窗前,像极了那年初见时候纷纷扬扬的大雪。


-————————————————————————————————————————————

很久没写肉也不知道写得还能看不能哈哈哈,祝大家食用愉快啦~

下次真的就完结了噗~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