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千秋莫负(上)

一个脑洞,来自前天赶高铁单曲循环的河图的《千秋莫负》,不过和那个没有关系...嗯...可能意境上有些相似?(我在说什么呢噗)

短篇,很快完结

本来打算全部写完再发,不过又想今天七夕哎~算了还是写多少发多少吧噗~

最多分上中下篇,最少分上下篇 看缘分吧哎!

最后 虽然晚了,但还是祝我的周周和叶叶七夕快乐啦哎嘿嘿嘿23333

————————————————————————————————————————————

楔子


叶修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向下望。

这是腊月二十八,正是各地王侯和外派的大臣们按例回都城的时候。

城外是绵延千里的灯火,如璀璨夺目的星河,在他漆黑的眸底蜿蜒而去,终而落在看不清的遥遥边际。

“侯爷……看什么呢?”守城门的官员在一旁战战兢兢地问道,实在是弄不清楚这平日里懒懒散散的望阳侯今日是吃错了什么药,大雪天儿的偏要来看看这每年都有的事,往年也没见他这么积极过啊。而且奇怪的是,这人也在此近一个时辰了,愣是一点动作都没有,就这么直直的站在雪里,任由风雪落了满肩。

“没什么。”叶修摇摇头。

这时,城下唱诺官接了又一个帖子,高声道,“西北瑜王到——”

叶修又向下看了一眼,然后搓搓有些冻僵的手指,紧了紧身上的斗篷转身走了。留下身后一脸意味深长的城门官独自望向他离去的地方。

城门官想,他好像知道这人今日为何而来了,这几日的京中只怕是要不太平啊。可这和他这种小官又有什么关系呢?想到这,便转回身来继续着自己的事务。也因此,他忽略了叶侯爷离开时候唇角扬起的一抹笑容。

簌簌雪花从天而降,落了叶修满头满身。夜风猎猎,掀起他的衣袍袖角,远远望去,竟似一只扑火的蝶,义无反顾。

 

1

若是在京中做过几年官的,恐怕无人不知望阳侯叶修和瑜王周泽楷的关系。

是敌非友,水火不容。

然而他们的初见其实还是挺温馨的?

当年的瑜王还不是瑜王,是陛下最宠爱的六皇子。十二三岁的少年,容貌初成,俊秀利落,依稀可见以后倾倒全城女子的颜色。他穿一身青衣,话不多却温和有礼,整个人清润执拗,锋芒初现,好似一块正待打磨的璞玉。

当年的望阳侯也还不是侯爷,而是小侯爷。整日里不思进取,遛猫逗狗,上蹿下跳,是整个都城里鼎鼎有名的惹祸精。当日是怎么说的来着?是了,若是谁家有不听话的孩童,家人定是要在夜里偷偷说上一句“叶修来了!叶修来了!还不听话?!”

那日也是隆冬,初雪乍现,腊梅点点,皇帝在御花园的暖阁里和众大臣及皇子后妃们赏梅饮雪。席上,忽瞥见墙边一枝白梅开得正好,竟从旁边的园子伸了过来,在满园红色中一枝独秀,遂来了兴致赋诗两句道,“满院红梅正争艳,哪知白色隔墙香。”

平心而论,这诗做得极其不怎么样,平仄不知压没压对不说,连遣词用句都十分平淡乏味。可这也难为皇帝了,他少时忙于夺权弑亲,得了皇位后忙于治理国家,如今老了又天天陷在后宫的温柔乡里,实在是没有时间来舞文弄墨附庸风雅。因此今日好不容易灵光一闪做了两句诗出来,自觉非常满意,做完便朗声笑道,“诸位爱卿以为,朕这诗如何啊?”

底下大臣纷纷应好,直言读书几十年,如今才懂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太子审时度势,当下便站了起来道,“儿臣以为,父皇这诗做得极好。虽看似平淡,可仔细一读,便渐渐察觉出朴实下的灵气。儿臣敬父皇一杯!”

皇帝听着他华而不实的评论笑了笑,只在他喝完后让人坐下,没说什么。

三皇子看了看,也站起身笑道,“儿臣以为,父皇此诗做的极佳!白梅若雪,竟让儿臣想起了前些天听母妃说的和父皇相遇的故事。当日母妃一身白衣,父皇英姿飒爽,当真是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啊!儿臣也敬父皇和母妃一杯!”

皇帝听他的话,便也有些想到和薛贵妃当日初遇之事,那日佳人如梦,白衣似雪,在漫天银白中回眸看了他一眼,眼波柔媚,顾盼生辉。他抬手拉住身边薛贵妃的嫩白的小手抚了抚,相视一笑,赞了句皇儿有心,便举杯喝了一口。

大臣们闻风使舵,立刻恭喜皇上恭喜贵妃的奉承声此起彼伏。三皇子看了一眼对面脸色黑如锅碳的太子,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皇帝心情大好,手指捻着胡须正打算说些吉祥话,却听见下首不远处传来一声轻笑。他抬眼望去,正看见一人坐于望阳侯身后,细细一看,正是叶家的小侯爷了。

叶修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拈着雕花的青瓷酒杯,眉眼微垂,闲适而恬淡,和周围正襟危坐的大臣们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皇帝望着他不动声色地挑挑眉,“叶小侯爷有什么话要说啊?”

叶修见自己被发现了也不惊慌。他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拜了拜道,“回禀皇上,臣以为这诗做的不好。”

“哦?”皇帝倒也没发怒,神色淡淡地问道,“那你来说说哪里不好?”

“回皇上,臣觉得这诗是极好的,就是后面还缺了两句,臣不才,想斗胆补上两句献丑。”

“你说说看。”

得了准许,叶修直起身,淡淡笑道,“满院红梅正争艳,哪知白色隔墙香。宾客相约来看梅,主人未归无人赏。”

念罢,四周一片寂静。片刻后,有轻微的嗤笑声从席间传来。三皇子仰着头笑道,“叶小侯爷做的这是什么?这种打油诗也好意思搬上台面吗?!当真是让人耻笑!”

可他话音还未落,上首却传来朗朗笑声。

“好!好一个主人未归无人赏!”皇帝抚须长笑,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喝完了酒,竟还有些意犹未尽,将腰间带着的和田玉佩赏给了叶修,又对坐在前面的叶父道,“朕看你家这小子机警伶俐,比朕的皇子们强得多!望阳侯日后有福了。”

望阳侯连说不敢。谁都看的出叶修后做的两句诗比前还不如,可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将这天下万物比作园子,将皇帝比作园子的主人,文臣武将若是想来赏梅,没有皇帝的准许谁又能进得来呢?

皇帝这哪里是赞的诗句,他赞的是这背后意义深远的弦外之音啊!

三皇子面色惨白,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首’打油诗’前两句还是皇帝做的呢!自己光顾着嘲笑叶修,竟将这事忘了!

太子和余下的几位皇子也都黑了脸,独坐在最后的周泽楷面色如常,只抬眼看了看重新又坐回去的叶修。见他又歪在那里,一副软得没骨头的死样子。

冬雪中,那人洁白如玉的修长手指捏着细长的青瓷杯颈荡秋千般地轻轻晃着,红梅在他身后落了一地。

周泽楷微微攥紧了手中的酒杯。

 

2

针锋相对开始于这年年后。

京中盛传,六皇子前些时候在闹市里救了一名姿容绰约的女子,而那女子正是吏部尚书董怀清的爱女,两人一见倾心,互许终身。可谁知这董小姐竟也是叶家小侯爷的心上人。于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什么什么?你问证据?

嘿!还就告诉你了,那天六皇子在宫门口遇上了陪父而来的叶小侯爷,两人谁也没说话,就那么冷冷的仇视着对方。约莫六皇子夺人所爱,觉得理亏,便拉了叶小侯爷的手对他示好,可谁知叶小侯爷居然不识抬举,大剌剌地甩手离去,竟是一副全然不将六皇子殿下放在眼里的做派啊!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这八卦快如春风,一传十十传百,也就理所当然地在几天后传进了叶小侯爷和六皇子的耳中。

六皇子仓皇地眨眨眼,这件事超出了他的讲话范围,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自己本就贫乏的语言。

他的好友江波涛侧着头看他的神情,试探着问道,“殿下,这事情是不是不是这样的啊?”话刚说完,便得到了周殿下一个用力过猛的点头。

江波涛一边抬手帮他揉着因为慌里慌张扭到的脖子,一边看着他逐渐红透的脸在心底无声地叹气。这事儿,恐怕没这么简单呢。

而另一边的叶小侯爷呢?

树上的叶子因为忽如其来的劲风哗哗哗地往下落。叶老侯爷杵着根扫把在院子里呼哧呼哧地喘气,“小兔崽子!你给我下来!我教你功夫不是让你有错就给我往树上躲的!”

“不下来!”叶修蹲在树上,双手堵着耳朵撇着嘴,“爹啊,你认错了!我不是叶修啊,我是叶秋啊!叶修在你后面正偷笑呢!”

“你少来!叶秋才不会蹿这么高!上次你就说叶秋偷吃你娘的燕窝粥,上上次还说叶秋打了张大人的公子!结果呢?!”叶老侯爷越说越气,拎着扫把就要再战,“先是惹怒六皇子殿下,现在又嫁祸兄弟!看我今天不让你尝尝家法的厉害!”

叶修翻了个白眼,啊喂他就是让叶秋多替他挨了几顿打而已呀!还有周泽楷……哪里是他惹怒了周泽楷?明明就是周泽楷惹怒了他!

想到这,叶修又有些不自在了。他抬手摸了摸鼻子,不知怎么地又想起了那日宫门口的清俊少年。

“六皇子殿下今日这么闲啊?站在宫门口做什么?”

“不是。”明明比他小了四岁,却已经和他一般高的少年音色清亮,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望着他一眨不眨。他道,“我在等你。”

“等我?等我做什么?哎哎,我先说好,我不喜欢董家小姐的啊,你要是喜欢你就去追不用……”顾及我……他想这么说的……哎?他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那张完美的脸不知何时凑了过来。俊逸雅致,眉目如画,叶修看着他的眼睛,仿佛一瞬间走进了一场江南梦境。梦中有青山似黛,杏花烟雨,他饮了半坛陈酿,便可一梦千年。

有微凉的触感缠上手指,他听见有人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他听见他说,“叶修,我心悦你。”

……

啊啊啊啊!所以不懂啊!完全不懂!!!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蹲在树上的叶修深深叹了口气,决定放弃思考为什么六皇子一个男的要向自己告白,也决定忽视自己突然有些快的心跳。

他跳下树,三两下避开自家老爹紧随其后的扫把,还顺便给了不远处偷乐的叶秋一个爆栗,然后翻过院墙,呼朋引伴,遛猫逗狗去了。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