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种猫的青丘歌

幸而偌大人世中 可以故事相逢

失踪人口尽量回归 脑洞多于行动
周叶瓶邪 随手写写
微博 @纯种猫的青丘歌(储粮用)

【周叶】马卡龙裙边 24

24

“阿修,不要紧张。”

叶修叼着烟转过头眨眨眼睛,“我没紧张啊。”

周泽楷看着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是没紧张,烟照抽,表情也是一如既往的嘲讽……嗯,如果不是在自己旁边同手同脚地走路还不自知真是要信了他了。

不过……好可爱啊……周泽楷在心里暗搓搓地吐着泡泡,这样的阿修也好可爱呀!

这事儿吧,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前两天周泽楷在叶修赢了刘皓之后便带着他来看了房子,并顺便宣布了自己准备常驻杭州陪着老婆,啊不是发展轮回的决定。他准星精确,成功地一枪轰在了叶主厨的心上。

然而,就在这周的周末,我们伟大的轮回主厨再次拿着腌制好的蜜糖,一抹抹涂在了自家男朋友的小心肝儿上……嗯…但是…我们的叶主厨好像并不是这样想的。

他昨天晚上研究了一晚上的新菜式,快天亮才去睡觉。结果睡到下午就睡眼朦胧地被周泽楷从床上拖了起来。周主厨带着三层木制食盒翩然而至,一边对忙得连中饭都没来得及吃的兴欣主厨进行投喂,一边又打着一个名正言顺的旗号。

周主厨曰:他要约会!

叶主厨剔着牙抽着烟挑着眉看他,然后鼓着掌点着头笑弯着眼睛欣然表达了对这一方案的强烈赞成。

于是,两个人狼狈为奸,啊不对,应该是强强联合地对怨言载道的老板娘陈果进行了无情镇压,在她翘班扣工资和秀恩爱死得快的哀嚎声中,携手而去,深藏功与名。

“小周,咱们去哪呀?”

叶修抽完最后一口烟,然后坐上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道。

周泽楷笑而不答,只是在他系好安全带后缓缓将车开了出去。

叶修看他不说索性也不问了。

恋爱嘛,总要有些神秘感的,适当的惊喜是恋爱这道菜的甜点哟!

他记得的……昨天苏沐橙背着手在自己旁边转来转去传授所谓的恋爱经验嘛。不过想想莫凡那个只懂得嗑瓜子的样子,他真的怀疑苏沐橙所谓的恋爱经验到底有没有用……

车窗外的景色从陌生到熟悉,叶修微微坐直了一些。嗯…他好像知道这次的约会地点是哪里了……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孤儿院的大门前,叶修下了车,仰着头看眼前这个明显有些年头的招牌。

身后传来有人靠近的声音,他侧过头,看着停好车走过来的周泽楷笑道,“沐橙告诉你的吧?”

这家孤儿院是叶修从赚钱后便一直在资助的一家。他也不干什么,除了出资外,剩下的便是在闲暇时候过来给小朋友们做做饭。不为别的什么,只因为看着他们便仿佛看到了当年小小的自己,小小的苏沐橙,小小的如今却已经不在的苏沐秋,还有那些小小的颤颤巍巍却精致如玉的时光。

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时间浩如烟海,所有你想遗忘的,想怀念的,想留下的,想带走的,最后却都只能被一波又一波的浪潮盖过,终而无声。

点点头又摇摇头,周泽楷走过去自然地牵起他的手,带着他往里面走,“地方,她说的。主意,自己的。”

固执地要把这次约会和苏沐橙分开,幼不幼稚呀!

所以啊,趁能怀念的时候用力怀念吧,趁仍记得的时候用力记起吧,趁还爱的时候,拼命去爱吧!

叶修看着身侧青年执拗的侧脸眨眨眼,然后又紧了紧交握在一起的手指,道,“楷楷今年几岁呀?”

周泽楷低头瞟了他一眼。

“哎呀!”叶修睁着眼睛道,“不得了不得了,五岁的楷楷怎么长这么高!”

周泽楷:……

“别害羞嘛!楷楷小朋友来给大家分享一下长高的秘诀好不好?”

周泽楷:……

“是不是每天晚上喝牛奶呀?”

周泽楷忍无可忍,抬手握住他的下巴,贴在他耳朵旁边低声道,“每天晚上喝牛奶的人到底是谁?”

他满意地看着叶修逐渐红透的耳朵,坏心眼地抬手捏了捏他小巧的耳垂,还待再说两句,却忽然被一声清亮的童音打断了。

“叶修哥哥!你们在干什么呀?”

两个人同时转头,看着一个小豆丁不知何时站在了离两人不远的地方,正将手挡在眼前,分开手指瞪着溜圆的眼睛盯着两人瞧。看到他们看他,小孩儿立刻道,“我没看到没看到!”

周泽楷:……

叶修:……

 

两个人在孤儿院呆了一整个下午,给小朋友们做好饭后便一边看着他们玩一边凑在一起研究一些新的菜式。在这一方小小的孤儿院中,互相竟也生出了些许丰盈的满足。

然而这份满足在回到新居楼下的时候,成功地被周泽楷一句话碎成了渣渣。

“你爸妈?!”

叶修瞪着眼睛看着身边一脸淡然的某人,只觉得他的小周身后有条他看不见的大尾巴正摆来摆去的。他把烟从嘴上拿下来夹在手里,眯着眼睛道,“你怎么早点不跟我说你爸妈要来?”

早点说你不就跑了嘛……周.一边默默吐槽男朋友还一边无良卖萌.泽楷眨着无辜的眼睛歪着头,他的唇角微微抿着,隐隐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忘记了。”

忘记你个头!你这个大尾巴狼!别以为我还会中你的美人计!!!

……不过我家小周长得真的很好看呀……

叶修隔着袅袅蒸腾的烟雾看着对面的周泽楷,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他竟然也没有丝毫的不快,甚至心底还隐约升起了一丝奇异的快乐。叶修皱皱眉,只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甘之如饴的妥协和期盼怕是全都交代给眼前的这个人了。

他叹了口气,主动牵上对面的手,拉着他往楼上走。边走边道,“走吧……不是要见爸妈吗……”

周泽楷听着他一点儿也不矜持的话,看着他毫不自知的同手同脚,跟在他身后偷偷地笑。

————————————————————————————————————————————————————

旷野纸钱飞,古墓春草绿。——出自白居易《寒食野望吟》

评论(3)

热度(26)